第1章他回来了

霓虹灯下,一片纸醉金迷,班月清却穿着一身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看着甚至有些劣质的套装,慢悠悠的行走在路上。

孩子被她送去了同学家过夜,今晚,她也终于不用再强颜欢笑假装轻松。

在楼下的小卖部买了几罐啤酒,或许买醉才能平复一点胸中的不痛快。

想到那些几乎要让人喘不过气的债务还有极有可能找上门的那个人,班月清也是头痛欲裂,虽然明知道逃避没用,但是现实未免太残酷,她只能这样。

正要打开楼下的大门,班月清却再度注意到一个似乎很眼熟的身影——心中一慌,顾不得多看,她便急匆匆的冲上了楼,完全忽略了在她身后缓缓摇下的车窗里,男人有些冷峻的面容。

看着那道熟悉的纤细背影,林旭泽终究还是下了车,倚靠在一旁,静静地点了支烟。

拍抚着跳动的剧烈的胸口,班月清却是连手都有些颤抖了,他回来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看一看自己现在落魄的样子,再带着那位未婚妻好好地耀武扬威一番?

晃晃悠悠地踢上了家里的门,班月清有些自暴自弃的打开一罐啤酒,木知木觉的灌下去,自从班家没落,她竟然也染上了酗酒的坏习惯,却听见门外响起轻轻地敲门声。

是谁?该不会是林旭泽吧,自嘲的笑笑,班月清有些心不在焉的对着猫眼看了下,却被一束强光狠狠地晃花了眼睛。

正要赶紧将门反锁,却听见几声细微的声响,门一下子便被撞开,眼睛生疼,班月清却只好用一只眼睛看着来人。

苦笑一声,声音尽量保持平静,班月清说道:“怎么了,各位,这个月不是已经还款了?”

“利息?那几毛钱够干嘛?”男人的笑容,愈发邪恶。

“要我说,你一个细皮nen肉的大小姐做什么兼职?不如出去卖吧。”口中呛人的烟雾,喷向了班月清的脸颊。

男人的手,便要去捏住班月清的下巴,却被班月清后退一步,躲开了。

“哥几个,今天也是无聊了,五百万,今天能拿的出来,我们就放了你。”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死死的控制住了班月清的手臂。

五百万?难道她要去抢劫银行?能在一夜之间拿出这么多钱,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下个月,下个月我会尽力凑给你。”板着一张精致的脸,班月清面无表情的说道。

“啧啧,说的好听,今天你也就认命吧,有人愿意出大价钱买你的照片,看看,这可是金主专门拿来的器材。”几个人纷纷露出邪恶的笑容,夺过班月清手里的手提包,随意的丢在一边。

抬头,一架摄影机,被高高的支起,正对着她惊慌失措的面孔。

“放开!你们这些人渣!”班月清也是趁乱想要拿回被夺走的电话,却被身后眼疾手快的小混混,一把按住。

“今天你就乖乖的听话。”几个混混笑的猥琐不堪。

“是谁?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衣服撕裂的声音,让她无比的绝望,此时此刻,她只想知道那个背后黑手是谁,要这样让她不得翻身的作践她的尊严。

“啧啧,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你个被他玩腻了丢掉的女人,惹得起吗?”

听着那人猥亵的话语,班月清徒劳的挣扎着,却逐渐的没了力气,真的是他,原来他竟然已经厌恶自己到了这个份上,一回国,竟然不惜找人侮辱她。

闭上眼睛,耳边却突然想起一阵门被踢开的声音,睁大眼睛。

逆着光的男人,被阳光勾勒得犹如神祗一般,那是她化成灰也认得的人。

林旭泽,害她落入这般田地的罪魁祸首!

几人却强装镇定,看了看那侵入的男人,为首的人突然飞起一脚,似乎想要出其不意,但却被男人轻描淡写的踢开。

从始至终,那人的眼睛似乎都未看过几人一眼。那副睥睨众生的样子,却让几人成功的有些心虚,抓住班月清的手,更加紧了一些。

一千万,只为了拍这女人的艳照,怎么可能被一个小白脸轻易地毁了?

“呵,你来干什么?”看着林旭泽高大的背影,本应该满脸感激涕零的班月清,却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在她看来,他们也不过是半斤八两,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甚至于,这个男人,比起这些直接施暴的流氓,更加阴险狠毒!

“你来干什么!”先发声的是班月清,看着那道不染尘埃,高贵的如同王子般的身影,她却好似看到什么脏污一般,满脸的厌恶。

她哪怕是死了,她也不愿意在这个人面前闹出这样的笑话。

“我来干什么?”语调淡然,林旭泽却长腿一迈,走近了几个还在虚张声势的小混混旁边,飞起一脚,直接将那摸了班月清下巴的混混一脚踢开。

旁边的人,脸色也均是一变,这是多大的力道!竟然能听见骨骼碎裂的声音。

“呵,大概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吧。”趁着压制住她的两人一时分神,班月清却是赶忙转身,脱离了这个危险的包围圈。

毕竟也是曾经当过班家大小姐的人,最基本的防身术,她还是会一些的。

专注于对面的动静,班月清也就无暇顾及林旭泽在看着她成功脱身的一刻,明显松弛了不少的表情。

门外很快进来了几个人干脆利落的将混混拖了出去。

班月清的眼神却是因此暗了暗,这样一出演出的天衣无缝的好戏,还真是符合他的完美主义风格。

衣襟凌乱的散开,头发也没了平常那规规矩矩的模样,现在的班月清,反而多了些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妩媚动人。

“看够了么。”有些疯狂的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眼睛,直视着林旭泽那双冷漠的眸子。

“我真是高估你了,林旭泽,你为了诋毁我班家的名声,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厌恶的将那摄影机狠狠地摔在地上,女人的话语中多了几分彻骨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