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如刀

五岁的我站在福利院的门口,看着院长口中要收养我的夫妻。

“阿婆,什么是收养。”我睁着大眼睛看着院长,似乎不懂为什么我要被收养。

“就是青青要有爸爸妈妈的意思了。”院长看着眼前的女孩,欣慰的摸摸她的头。

“青青不想走,青青想跟阿婆在一起。”我防备的看着眼前的夫妻,我不想离开这,我想跟阿婆一起生活,不需要爸爸妈妈。

“乖青青,阿婆年纪大了,青青以后还可以来看阿婆。”院长忍着不在女孩的面前落泪,自己也很喜欢眼前的姑娘,但是自己年纪大了,不能一直照顾她。

就这样,我有了家,有了爸爸妈妈,还有了一个哥哥。

这个家里每个人都对我很好,我也就从刚开始的防备渐渐的融入了这个家中,遗憾的是养父母在我15岁那年相继离世了,只剩下我和哥哥一起相依为命,还在上高中的我没办法赚钱,哥哥就安慰我让我安心上学,就这样我们靠着哥哥的工资过日子。

哥哥对我很好,生活上一直颇照顾我,我一直觉得拖累哥哥,哥哥遗传了养父的好基因,有一张很阳光干净的脸,我还记得每次哥哥接我放学我都会被同班的女孩子嫉妒很久。

可是直到我生日的那一天,哥哥在我心中不可撼动的地位,逐渐地崩塌了。

那是我18岁的生日,我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自从养父母离世之后我就不过什么生日了,毕竟哥哥工作要养两个人很难了,我也不会提议要过什么生日。说是生日,其实也就是我到这个家的日子。

“青青回来了?收拾一下就可以吃饭了。”我看着眼前围着围裙的男人,心里一暖,就算生活多拮据,眼前的男人也不会缺席我的生日,都会精心准备一番。

“哥哥,其实我不用过生日也可以的。”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

“那怎么行,女孩子怎么能不过生日呢,何况过了这个生日你就满18周岁了,更要重视了。”我一心想着哥哥为了我多不容易,忽略了男人那一闪而过的笑。

“恩恩,我去洗手。”我想想也不推辞,过了今天之后我就成年了,也可以为家里做点什么了,这么想着我就高兴的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那个男人闪过可怕的笑容,嘴里念叨着“18了啊,真好。”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自己多注意那个男人,自己也不会经历那么多。

“哥哥,我去盛饭。”我看着哥哥,他脸上始终是带着笑的表情,我也乖乖的主动帮忙做点什么。

晚饭后哥哥来到我的卧室,刚开始的时候简单的问我生活上的事情,但是慢慢的哥哥手摸到我大腿的时候,我开始有点害怕,哥哥从来不会这样。

“哥哥,很晚了,明天聊吧,我想休息了。”我惊恐的推开哥哥,下了逐客令。

“这么早就睡了吗?还早的很,哥哥跟你玩个游戏好不好。”我看着平时对自己温温柔柔的哥哥突然变了脸。

“不要!”我惊恐的一步步往后退,可是这后面是窗户,已经没办法继续退下去了,“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我作势要往下跳的样子,可是那个男人根本不理会我。

“你跳吧,我早就把门窗锁好了,有开窗的时间你还是一样落在我手里了,还挣扎什么,”我看着曾经疼爱我的哥哥突然变成这么可怕的样子。

“哥哥,你是不是喝多了。”我试图冷静的跟哥哥说话,让他清醒过来放过我。

“我知道你是程青,哥哥没喝多,哥哥只是想跟你做个游戏。”我看着眼前男人恶心的嘴脸,也狠下了心。

“你再过来一步,你可以试一下。”我咬住自己的舌头,“你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就死在这里。”我看着眼前男人有点退缩的样子,心里一阵冷笑,到底也是个胆小怕事的。

“你别想不开哥哥跟你开玩笑的。”他一步步的靠近我,试图抓住我,我心一横用力一咬舌头的刺痛让我清醒一点,看着嘴角有点往外冒血的我,他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呸,还想着把你卖出去之前,自己爽一下,可惜了。”虽然他对眼前‘妹妹’的身体很感兴趣,但是闹出人命可就不好了,自己还等着拿她换钱花呢。

“什么意思。”我可没漏听他嘴里那句把我卖掉。

我看他刚想张口说什么门铃就响了,“这不就知道了吗?”我看着他神秘兮兮的一笑,感觉更冷了,这个男人随意的决定了自己的未来。

我试图离开这里,虽然是六楼,跳下去也好过在这个肮脏的地方,我心想着,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感觉腰上有一只大手把我适时的拦了回去。

“这么想死?”拦着我的男人问着我,他的声音很有磁性,不受控制的被吸引进去,突然想起了自己还被抱着,太过亲昵的接触让我开始抵抗。

“要你管。”我的语气也不是很好的对他说,想起他和那个可恶的男人是一伙的,心里仅存的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袁少还请您别介意,这小妮子就是嘴上厉害点,身子可还干净着呢。”那个男人讨好的嘴脸让我作呕。

“哦?你可知道我要把你这个水灵灵的妹妹,带到什么地方去?”抱着我的男人,戏谑的看着哥哥。

“知道知道,能为袁少卖命,是我们的荣幸,不知道我欠您的那些钱,能不能顶了。”我嗤笑一声,原来这个男人把自己卖了抵债了,刚想出口说什么讽刺的话,突然感觉身子被转了过去,下巴被人抬起,让我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相貌。

我不自觉的深吸了口气,我以前以为哥哥的长相已经算很不错的了,但是眼前的男人更胜一筹,刚毅的脸型加上男人味的五官,虽说有一瞬间惊艳,但也就是一瞬间而已,一想到这个男人长得帅一点却做人口买卖的事情,看他的眼光多了一丝嫌弃。

“长得倒是不错,人我就带走了。”他抬头示意手下人,“借据就销毁了吧。”就这么简简单单,我还来不及反抗就被哥哥卖了出去。

“喂,你能不能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这个男人从楼上一直到楼下了都抱着自己,很不舒服,“喂,你这个人有没有听我说话。”我有点急了,这个男人不管我怎么反抗都没有反应,甚至连个回应都没有。

“女人,我不叫喂。”他再一次扳过我的脸,“记住我的名字,袁凯。”我反抗的咬了他的手。

“我说了放我下去,我可以自己走。”我有点生气,该死的,这个男人又假装没听到,算了,我也不想理他,我索性转过头,就这么被他抱着,一直到车上,我闭口不问去哪里,我知道从那张借据被撕毁的那刻开始,我的人生就不交由自己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