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世小清欢

如果在即将要开始婚礼的这个时间里,参加这场婚宴的宾客们可以仔仔细细的观察一下叶家的两位“威高权众”的人----叶清城和叶清芝的话,他们一定会有新的发现。

此时,叶清城手里正拿着一张纸,他气的双手发抖,愤怒的目光毫不掩饰的看向走廊尽头那扇新娘休息室紧闭的大门。

而一旁的叶清芝,她双手环胸下巴薇薇抬起,正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拿给叶清城的文件将他气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现在在新娘休息室里毫不知情的林蔓柔,她正呆呆的看看窗外的花园和天空,心里并未有许多期盼和欣喜,更多的,是疲惫和失望。

“一步步走到这里,真的是自己所希望的吗?”她转过头,和镜子里的自己面对面的注视着对方。

镜中的自己美丽圣洁而又优雅,但是现实中的自己----为了复仇无所不用其极,她知道,曾经那个少不谙事的林蔓柔再也回不来了。

林蔓柔不知不觉间,手里摸到婚纱的一角,忽然犹如触电一般站起身,她强忍住浑身的不适,几欲将身上这件白色的婚纱给脱下来!

因为,她现在已经身心俱疲,而且林蔓柔深知,此时此刻的自己已经再也配不上如此干净透彻的纯白色了。

但悲伤之余,她转而瞥见了化妆台前摆放的那张自己和叶家四兄妹的合影。不由得,心里犹如被投下一颗巨大的流弹,那种瞬间迸发而出的不可抑制的痛苦再一次袭来。

不过,她并未被这突如其来的痛苦压倒,反而是慢慢挺直了身子,双手自如的整理好发间的头饰之后,心里暗暗说着:“一步步走到现在,既然白色已经不再适合自己,那么寻找黑色,才是正确的方向!”

林蔓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此时,她只希望今天和叶清名这场婚礼能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进行下去,千万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也不要有什么状况发生就好!

她正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不料,休息室的大门忽然被“哐”的一声用力打开。

林蔓柔被吓了一跳,她刚一抬头,就看见了面前的镜子里映射出的叶清城的脸。

叶清城和林蔓柔不约而同的在镜子里对视着,谁也没有更进一步的表态,此时,这间屋子里竟然出奇的安静。

过了许久,林蔓柔主动从这诡异而又剑拔弩张的气氛中抽离出来,她忽然抬眉莞尔一笑,拖着婚纱转过身问道:“您这么气急败坏的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叶清城无言,那双犹如苍鹰一般锐利的眼睛透过眼镜的镜片,直直的穿射过林蔓柔的脸。好像要将她的五脏六腑都看看清楚,看明白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心肠,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林蔓柔被他看得周身不舒服,只好回过身,一边照镜子整理妆容,一边面无表情地说:“大哥,清名还在外面忙吗?”

结果,话音刚落,叶清城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猛地将将手里的一张纸一股脑的扔在林蔓柔妆容精致的脸颊上。

林蔓柔紧紧地抿着嘴唇,强忍着他对自己无礼的行为不愿多说什么,因为她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影响自己的婚礼。

她僵着身体,拿起一张掉落在梳妆台上的纸张,只见上面写着若干数据之后,结论处赫然写着“此结论99%有亲子关系。”落款是“香港XX机构DNA鉴定中心”。大致看了一眼之后,她居然抑制不住的冷笑了起来。

叶清城见状,太阳穴忍不住狂跳了几下。

但随即,林蔓柔对着他怒目而视,她手里握着那张已经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纸,对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把这个给我看,是想说明什么?”

“啪!”叶清城此时终于忍不住,伸手向林蔓柔的脸上用力挥了一巴掌。

林蔓柔被他打的一时间站不稳,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栽在椅子上。几秒钟之后,她努力的摇摇头,期望自己清醒一点。

接着,叶清城上前一步,抓住林蔓柔的手腕,恶狠狠地质问道:“这么费尽心思的接近叶家,就是为了给你爸爸报仇?!果然是父女,都是这么不自量力!二十年前你爸爸输给我,二十年后还会是一样的结局!”

林蔓柔忍着脸颊和手腕的剧痛,用力的咬着后槽牙,使劲挣脱开叶清城的手掌后,毫不留情的向着他的脸用尽力气挥了一巴掌,然后趁他还沉浸在无比震惊中的时候,忍不住反唇相讥道:“那就试试?最起码我现在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但是你,还有家庭权利和地位,甚至还有妻女和弟弟叶清名。破釜沉舟,看看谁死的比较快?”

顿了顿,林蔓柔继续无所畏惧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不自量力’的来找你么?就是因为你得到的最多!为了权利、名望、金钱,你不惜对自己的同事暗下杀手!但是,你也要知道,登上山顶的人纵然最舒服,但若是摔下来,也必定是他们先死!”

说完,林蔓柔转过头,强装着镇定,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轻轻的坐下,拿起化妆镜和粉饼盒,仔仔细细的补起妆来。毕竟,她可不想在婚礼上红着半张脸当新娘!

叶清城愣在原地,犹如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的看着林蔓柔,可当他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休息室的大门又忽然被别人推开了。

来人正是今天的新郎----叶清名。

他此时已经准备好,只是想在婚礼开始之前再见一见林蔓柔,叮嘱她不必紧张,也不必担心,一切有他在。

“大哥,你怎么在这?”叶清名好奇地问道。

林蔓柔见状匆匆补好妆,转身对叶清名道:“是我刚刚想问一下今天婚礼的事,又怕你忙,所以就把大哥叫进来了。”

叶清城随即看向林蔓柔,也顺势点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没什么,该说的都说了,你们好好准备准备吧!”

说完,叶清城回过身拍拍叶清名的肩膀,然后便离开了。

叶清名看着叶清城走出去,忍不住说;“大哥怎么了?有事的样子。”

林蔓柔想了想解释道:“也许是因为婚礼的事有些忙累了吧。”

叶清名听了并未多想,自顾自地点点头。但是当他离得近了看向林蔓柔的时候忽然担心地问;“你这脸怎么了?怎么有些红?还有点肿起来了?”

林蔓柔忙用手捂着脸,偏过身子躲避着叶清名的眼神说道:“都怪我,昨天和钰熙出去吃饭的时候,贪嘴吃了点海鲜。所以今早起来的时候有点过敏了。”

“海鲜?我记得你以前吃海鲜就过敏的,怎么自己也不注意些。不过,这个季节的海鲜是有点不太新鲜了。也难怪你会过敏,身体的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不适吗?”

叶清名担心的询问着。

林蔓柔只是默默地摇摇头,但过了许久,她忽然转过身,用力的用手臂抱住叶清名,不安的问道:“我们会顺利结婚是不是?等下不会再有问题了……对不对?”

叶清名并未作他想,只是以为她稍稍有些婚前焦虑,此时便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背轻声安慰道:“别怕,就算我大哥和二姐对你有一些意见,但是叶家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不会受委屈的。”

“其实我刚刚那么紧张你的脸,就是因为刚刚进来的时候看见了大哥阴沉着脸的样子。我怕是他将你弄成这样的,他一向霸道武断。”

叶清名这时身怀愧疚的说出了自己猜测。

林蔓柔听他这样说,心里忽然一紧,但片刻之后,她还是努力的抬起头微笑着安慰道:“别多想了,真的没有。他毕竟是你大哥,难道你还不相信他的为人吗?”

叶清名见她这样说,心里也稍稍有了些安慰,他一边点点头,一边将她的头纱放下来,然后说道:“那就好,婚礼马上要开始了,我先出去。你先好好准备,稍后再见!”

林蔓柔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她乖巧的答应着。但是,只见叶清名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她的心又瞬间提了起来……因为她居然在余光中看见了刚刚因为自己被打而挥落的DNA鉴定报告!

天哪!她在心里暗叫不好。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只要叶清名将身体全部转过去之后,他就会看见红色的地毯上那张分外显眼的白纸!

林蔓柔一时间无法作出其他选择,她只想着不要让叶清名发现这个意外之物。

说时迟那时快,林蔓柔飞快的挡在了叶清名身前,然后趁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踮起脚掀起头纱,轻轻地向叶清名的嘴唇上吻了过去!

叶清名从未见过林蔓柔如此急切的样子,在他心里,她永远是温柔安静的样子,犹如最平静的湖水,毫无波澜,却深不可测。

不过现在,他认为是由于要结婚的缘故,所以便没有多想,只是慢慢的环住她的腰,试探的的回应着她。

可林蔓柔虽然表面上在同叶清名亲热,但她脑子里此时却全部都是那张纸的样子。

于是,她只好装作拥吻过于忘情的样子,不知不觉的后退了两步,利用自己婚纱的大裙摆,顺利的将那张纸隐藏在自己的裙摆之下。

一切做好之后,林蔓柔慢慢从叶清名的怀里分开。她低眉挽了挽耳边的碎发脸颊通红地说:“你该走了。”

叶清名低头看着她,不自觉地笑道:“那好,你再好好准备准备,我让钰熙进来帮你,不然你的妆又花了。”

说完,他随手从桌上拿着一张纸巾,又环住她的肩膀抱了一下之后,便匆匆离出去了。

见叶清名关上门走远,林蔓柔这才真正的松口气。她当即迅速的拾起那张纸,用力的撕碎了之后,走进卫生间,将那些纸屑用力扔进马桶里,让它们带着自己的秘密被水流冲到那些永远不会被人知道和发现的地方去了。

做完这一切,林蔓柔松了口气,她失力的靠在墙边头疼欲裂,转而看着自己不自觉地发抖的双手,凄凉的笑了。这个时候,她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在叶清名求婚那日亲手送给他的那本书。

林蔓柔回过神,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红着半张脸,千般憔悴万般哀伤,丝毫不似要结婚的样子。

于是,她只好自己一个人整理好心情后强打起精神,苦笑着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也罢……林蔓柔,祝你结婚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