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婚

房间里,一片“混战”后的凌乱。

景晓言站在门口,瞪视着床上的男子,心里如同被烈火烧灼了一般,头昏昏、目涔涔而五脏翻腾。

男子靠在床头,一脸的不耐,“找我什么事,赶紧说,说完滚蛋!”

在他身旁,妖娆的女子未着寸缕,只用一条浴巾遮蔽着身体,雪白的胳膊环在他的腰间,肆无忌惮。

景晓言深吸了口气。

这样的场景其实并不陌生了。

有荣皓辰的地方,就有孙静珊,如影随形。

而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如同虚设。

“奶奶去世才三个月,你们俩要鬼混,是不是该低调一点?”

荣皓辰冷冷的瞅着她,目光里的厌恶之色犹如利刃一般,把她从头剐到脚,“娶你的是荣家,不是我,你没有资格管我的事。”

孙静珊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撩开她额头的刘海,露出了一道丑陋的伤疤,“丑八怪,皓辰看到你,恶心的连饭都吃不下去,你哪来的勇气嫁给他的,你怎么不去死呢?”

景晓言下意识的捂住了额头,脸色一片惨白。

她知道,自己有多丑。

她知道,荣皓辰有多么的讨厌她。

从小,她就跟荣皓辰订了婚,但荣皓辰想娶的人只有孙静珊。

对方是豪门千金,光彩照人,而她是个毁了容的丑八怪,卑微的就像一粒尘埃,给他提鞋都不配。

荣家为什么坚持娶她当媳妇,简直就是个未解的谜团。

“让她出去,我们谈谈。”她的声音在微微的颤抖,仿佛被情敌的嘲弄击碎了。

荣皓辰拍了下孙静珊的肩,她会意,穿上衣服走了出去,关上门时,还不忘回过头来,抛出一丝洋洋自得的冷笑。

景晓言咬住了牙关,视而不见。

“荣皓辰,我没有想过要嫁给你,从来都没有,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们就离婚。”她说着,从包里拿出了离婚协议书。

一道无法言喻的阴暗之色从荣皓辰眼底悄然划过,“什么条件?”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异常的平静,仿佛巨浪来临前海底的暗潮,缓慢而凝重的流动着。

她咽了下口水,“我要三亿。”

荣皓辰眯起了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眼,眸色变得极为阴沉,犹如千年的深潭,望不到底。

他的唇颤动了下,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咽住了,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刷刷的写完,扔到了地上。

粗暴的动作,仿佛刻意压制着某种即将失控的情绪,也是对她的鄙夷。

她咬住了唇,弯腰捡起了支票,“再见,荣先生。”

但愿今生今世,永不相见。

转过身,她正要离开,忽然一只大手攥住了她的胳膊,像老鹰拧小鸡一般,把她扔到了床上。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你要干什么?”

荣皓辰欺身而上,灼热的呼吸扑散在她的脸上,带着压迫的味道,“一张破纸,能值三亿?”他十指微微一用力,扯开了她的领口。

显然,她还得付出些什么!

意识到了他的意图,她羞得满脸通红。

结婚半年来,他从来没有碰过她。

现在,他是想要毁了她,不让她完整的离开。

“放开我!”几乎是本能的,她一巴掌扇了过去。

荣皓辰额头上的青筋跳动起来,一抹愤怒的火光在他眼底阴鸷的闪烁。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敢动他一根头发!

她是第一个!

他一把抓起枕边的领带,把她的手绑在了床栏上,动作是那样的狂暴,没有一丝怜惜。

“荣皓辰,你这个混蛋,不要碰我!”

她无助而绝望,失声痛哭。

哭声震荡了空气,也震荡了他的心。

“不准哭!”他撕下一张胶带,封住了她的嘴。

从第一次见到她,就知道她是个爱哭鬼,动不动就哭鼻子。

他很讨厌她的哭声,总是让他心烦意乱。

“唔……”

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没有了丝毫的还击之力,只能用眼睛瞪他。

那满含泪水和怨恨的眸子,在他眼前不断的放大……放大……似乎充满了所有的空间。

他的内心深处,有个遗忘的角落被撕裂了。

那个角落里,装满了他同景晓言的过去,让他顿时烦躁起来。

他三下五除二的扯下了衬衣,朝她扔去。

黑色的衬衣盖住了她的头,盖住了她的眼睛,盖住了他不想看见的一切。

景晓言的眼前也只剩下一片漆黑,恐惧爬满了她的背脊,让她开始颤抖起来,抖得连床都在簌簌作响。

就在这时,一声手机铃响撕裂了沉寂的空气。

她听到了匆忙离去的脚步声和关门的声音。

荣皓辰出去接电话了,半晌都没有回来。

他走了吗?

那她该怎么办?

她拼命的甩头,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自救,完全不知道门已悄然被推开了。

荣皓辰站在门口看着她,喉结灼热的滚动了下,急步走了过去。

几乎粗暴的肆虐席卷而来,她绝望的“嘤呜”一声,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瓷娃娃,被摆弄、被撕裂,被碾成了一片片,再也合不拢了……

清晨。

她从昏迷中醒来,所有的束缚都解除了。

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有一室的狼藉。

手机忽然响起,那声音让她有种莫名的、心惊肉跳的感觉。

“小言,你在哪里呀,你爸爸跳楼了,你妈受不了刺激,突发心脏病进了医院……”话筒里传来了姑姑的哭声。

一记霹雳狠狠的击中了她的天灵盖。

她头晕目眩,眼前一阵发黑。

三个月前,父亲的公司出现危机,荣皓辰不肯帮忙,父亲被迫借了高利贷。

现在公司濒临破产,高利贷天天追债。

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了。

除了拿离婚来换资金,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爸,我拿到钱了,你为什么不等我呀!”

她穿上衣服,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太平间里。

景父躺在白布下,一动不动,早已没有了丝毫的生气。

景晓言掏出口袋里的支票,噗通一声跪到了他的身旁,“爸,我们有钱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呀,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站在一旁的景小姑微微一惊,“小言,你哪里来的钱?”

她啜泣着,声音低若蚊吟,“我……用离婚协议书跟荣皓辰换的。”

景小姑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小言,你知不知道,公司破产,你爸爸被迫借高利贷,都是荣皓辰的阴谋。他处心积虑,就是想要逼你离婚。当初荣老夫人病重,他不得不同意结婚。老夫人一死,他就没有了后顾之忧,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摆脱你。”

她顿了下,忽然把语气一转,“不过,他肯定没有仔细看过婚前协议。”

景晓言狠狠一震。

她和荣皓辰确实签了一张婚前协议,是老夫人让律师拟定的,当时荣皓辰看都没看,签完就甩手走人。

她也没仔细看。

“那不是财产协议吗?”

“不是。”景小姑摇摇头,“老夫人在临终之前,给了你爸爸协议书的副本,里面规定了你们的结婚期限,是一百年。”

“什么?”景晓言整个人都惊呆了。

一百年,那岂不是一辈子都不能离婚了?

景小姑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她的肩,“你爸爸在出事前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明天就送你出国,荣皓辰知道这件事之后,肯定会对你不利。你妈和弟弟,我会好好照顾的,你不用担心,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景晓言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唯一知道的只有一件事,要活下去,替父亲报仇!

在ICU前守了母亲一天,晚上她开车回去收拾行李。

后视镜里,一辆黑色汽车一直跟在后面。

她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由的加快了油门。

十字路口,红灯亮了。

当她踩下刹车时,惊愕的发现,刹车竟然失灵了。

白天还好好的,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

寒意攀上了她的背心。

看来荣皓辰的动作比想象中要快得多。

不能离婚,只有丧偶。

他要杀了她!

咬紧牙关,她把车开上了沿海公路,正要打电话报警,前方一辆货车逆行而来,眼看就要撞上她了。

她猛然一打方向盘,车像失控的野马,撞断护栏,冲进了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