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田灵医

“来嘛!”

“才不来……”

景色秀美的葛云山上,山风习习。

郭恩英“啪”的打开了常二宝抓住自己胳膊的手,一回头义愤填膺道:“常二宝,你个死骗子,我是听说你这里有鸡矢藤才来山上见你的,没想到你根本是骗人!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本来是叫来女孩,想要好好亲热一番的常二宝,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气愤美人,实在无奈。

又忽然一笑,走上前嘴花花道:“嘿嘿,英子,真的我没有说谎!鸡矢藤我确实在这山上见过几棵的,可惜,一时间有些晕头,所以没有找到!”

“给,这是我找的鸡血藤,也有补血行血功效的,你就回去给你妈试一下嘛!说不定,你妈的胆结石,很快就能好了!”

常二宝递给郭恩英一棵藤草,趁着她不注意,又一把上前搂住了她的纤腰,腆着笑道:“嘿嘿,到时候你还不感谢我,那我们的事儿……”

说着常二宝又再次上前欲亲,谁知他这么一来,更是差点把郭恩英气死,郭恩英今年和常二宝差不多年纪,也只有十八九岁,两人倒也青梅竹马、可谓天生一对,不过,郭恩英虽然不像常二宝上过城里的卫校,却是石窝子村一位不折不扣的绝世美人,而且聪明伶俐。

她身材苗条、个子高挑,又亭亭玉立、肌肤白皙,身前一对高耸更是时不时颤抖着,分外诱人,好像让人觉得她根本是一位从天上降临人间的仙女,常二宝老喜欢她了。

不过,郭恩英这次一点不买常二宝的帐了,她不光狠狠推开了常二宝,气的把那鸡血藤摔在地上,眼角还急的流下了晶莹的泪水。

气愤的骂道:“常二宝,你特娘的算个什么医生,亏我还这么多年对你那么好,原来你根本就是个狼心狗肺的大草包!你特娘连鸡矢藤和鸡血藤都分不清楚,我再跟你好,有个屁用啊!”

“你给我滚,老娘再也不想见你了!我回家了!”郭恩英说完了,脸色一沉,立刻一转身。

眼见小美女就要离开,常二宝怎么甘心,他心里也是一阵委屈。

他虽然上过两年卫校不假,可是也不是包治百病的,何况,他现在手头缺医少药,想要建议郭恩英带着她娘进城看病,她家又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这进城看病的事儿,也一拖再拖。

眼见着自己老妈,整日躺在炕上疼的“哎呦哎哟”叫,连农活都耽误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家照看老妈的郭恩英,那是心疼的了不得,也难怪她这么急了!

后来,这郭恩英不知听了谁说,打听到了一个用偏方治疗胆结石的方子,那就是用鸡矢藤榨汁生喝,说是对胆结石有奇效。

这两天从城里回来,常二宝也是跟着忙活半天了,还在葛云山上呆了几个小时,为她家找鸡矢藤,可是,往常寻常得见的鸡矢藤,却像长了脚一样,都没影了,这让常二宝能怎么办啊?

常二宝看美女真生气了,他一急再次追上郭恩英,赶紧道:“英子,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想办法的,找鸡矢藤的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你知道我心里是有你的!”

“英子,你先回去看看你妈,我再去山上待会儿!”

常二宝说着就要推开郭恩英,再次回头上山,谁知这时郭恩英却也一拉他,“二宝哥,这也不怨你……”

“嗯……”

常二宝心里一喜、立马回头,谁知道,就在这时候两人却脚下一个不好,正好摔在了地上,这下子山路陡峭,两人更是“咕噜噜”,搂在一起,连续滚了好几圈才在一棵松树前停下。

“英子,你太美了!身上好香啊!”

身上压这个大美人,虽然刚才被摔得呲牙咧嘴的疼,常二宝也是甘之如饴,手上身上,更是到处都是郭恩英软软的气息。

常二宝两眼泛光,已经三月不知肉味的他,身子不由一动,本来郭恩英,就羞得不行,感觉很是难堪,谁知常二宝都这么时候了,还要使坏。

这下,可把她给气死了,郭恩英不由自主“哦”的叫了一下,感觉身体阵阵酥麻,不过,却一下子气的暴跳如雷。

她一下子从常二宝身上跳起来,抬起脚就狠狠朝他踢去了。

“你这个死常二宝,你不是人,你无耻,你不是人!”

郭恩英连踢数脚,疼的常二宝肋间阵阵生痛,心里也连喊冤枉,不就那样了一下吗?这丫头怎么反应那么大,兄弟我还隔着裤子呢!

只是郭恩英不这么看,她脸色红红气恼道:“我妈说了,女人被男人拱了,可要生小孩的!我才不要跟你生小孩,你这个死常二宝,你去死吧!”

“告诉你,常二宝,找不到鸡矢藤,你就别来见我了,我们一刀两断!”

说完了,郭恩英口中还不住骂着“臭流氓、臭流氓”,然后一溜烟的走下山去了。

中午时间快到了,她需要回家给妈和弟弟做饭,才没空理什么常二宝,何况,他还对她做了那种坏事。

山上,常二宝是听得欲哭无泪啊,心说,这什么跟什么啊?不过,他刚才那一拱,确实又感觉挺舒坦的。

所以,他这次找起鸡矢藤来,是格外来劲,中药学有言,鸡矢藤,为茜草科植物鸡矢藤的全草,又名鸡屎藤,夏季采收全草,晒干,秋、冬采根。

其味甘、微苦,性平。具有祛风利湿,止痛解毒,消食化积,活血消肿之功效。用于风湿筋骨痛,跌打损伤,外伤性疼痛,肝胆及胃肠绞痛,消化不良,小儿疳积,支气管炎;外用于皮炎,湿疹及疮疡肿毒等等。

从自己卫校中学的知识看来,鸡矢藤对胆病也确有效果,不过,这次他虽然很努力了,结果几个小时后还不见鸡矢藤的影子。

“哎呀,我的好干娘哎,你就可怜可怜我,降我一棵鸡矢藤吧!”

累的浑身要散了架,只见常二宝脸色一苦,一下子跪倒在一棵巨大的白果树前,赌咒发誓道:“我的好干娘,如果我要有了给人治病瞧病的能力,我一定好好行医,把全村人的病,全都给看好,也算给您老积了阴德了!我祝您老人家早日得道飞升、前往仙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