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娇娘子

阳国,251年。

风调雨顺,国泰明安。

下林封舀一处农家,家中良田十亩,鸡鸭成群,为当地少数的富裕人家。

白嫣住在这里已经一年有余,她曾是响彻一方的城主之女,自小留在深闺之中好生教养,琴棋书画算不上样样精通,却也略有涉及。后来她爹娘不知怎么牵扯到了朝廷中风波,举家被流放的疆域一带,而她被爹娘托付给了大伯一家。

收拾好衣帽,推开门走到井边打水,太阳微微探出了个头,倦懒的阳光洒下熹微光线落在她的身上。

还没入冬,待在井边吹两口风,就已经冻得受不了了。

她提着刚打的水去了厨房,熟练的烧好水,其他屋子里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醒了。

“娘,二姐说昨天送来一批好布,在哪呢,让我也瞧一瞧!”人还没出屋,白萱一的声音就已经老远的传了出去,一个俏丽的身影匆匆跑进主屋。

发福的妇女缠着大包巾,将头发尽数挽起,正往上戴首饰,白嫣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她把热水放在架子上,回头见到白萱一坐在床上正翻弄着那些厚实的布料。

料子华美,不像是普通人家能买得起的。

去年临冬也送了一批料子,她那时候刚来大伯家没多久,大娘母还分了她一条棉裤。裤子比不上其他几个姐妹的厚实,却也抵挡得住风寒,陪伴了她一整个冬天。

“娘,这款料子好看,我要用这料子做一个夹袄,配上这块料子做的袄子,绝对让他们羡慕死。”白萱一而不是手的抚摸着那两匹布料,笑着说道,“不过,今年他们可真大方,送来这么些布料,够咱们一人做两套衣服了。”

大伯娘满脸是笑,正要说话,转身看到站在门口不起眼的白嫣,眉头一拧:“你站在这儿跟个鬼似的,要吓唬谁?”

白萱一伸手捞着被子就往那些布料上一盖,大骂道:“不知道进屋前要敲门啊!偷偷摸摸的跟做贼一样!”

“大娘母,热水烧好了,我是在送热水的。”

白嫣看了一眼那两匹布,确实不少,她知道姜卿他们家每年会送来不少东西,但是可从不知竟然会送来这么多。大娘母从来没让她见过实物,还是几次姜卿亲自过来,她才知道。

如今寄人篱下,只能看别人脸色过日子,她深知其中苦楚,便也没有说什么了。

白嫣出了主屋,又去厨房和二堂姐做早饭。但二堂姐向来性子懒惰,做饭的事情,基本还是落在了白嫣的身上。

她本来是做不来这些事情的,但她年纪尚晓,到今年才堪堪十六,无依无靠留在大伯家里,只能顺从听话。

一年时间里,她学会了很多,除了下地,做饭家务针线活已经学的差不多了。

白嫣看着墙角的那两颗大白菜,剥下外面的干枯的一层叶子,剩下的倒进井水里洗干净,切好放进锅里炒了炒,没放什么油,大娘母从来不舍得在这些素菜里加油。

一边烧火一边炒菜,一个人忙得有些不可开交。

二堂姐白小凤看着盘子里的大白菜,伸手捻了两块塞嘴里。

“一天到晚就吃这些东西,我们白家在封舀村也不算穷吧,天天嘴里淡的连点油星子都没有。”白小凤又捻了一块大白菜,抱怨的坐在一旁,一丁点要搭把手的意思都没有。

忙活了半天做完饭,白嫣刚揭开锅盖,盛了两碗米粥,白小凤一把接过碗,直奔着走去大堂,扬着嗓子招呼道:“娘,我做好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