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前程

尽管舞池的灯光几近于无,但肖致远还是看见那只肥猪的胖手在怀中女孩的身上游走。衣着暴露的女孩非但不生气,反倒很是配合的将身体贴了上去。

右侧一个瘦的像竹竿的年轻人正将一个身着短裙,胸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少妇紧紧的搂在怀里,两只手落在少妇的丰臀之上,脸和少妇的脸紧贴在一起。

肖致远透过昏暗的灯光,看见舞池中的男女的做派几乎都是相同的,贴面、紧搂,不太动地方,互相抱在一起,完全没有舞姿可言,只有拥抱、亲吻、抚摸,有几个大胆的男舞客抱着女舞客上下其手不说,还直接把手伸到衣服里……

白倩梅是从另一位长恒的网友处听说夜玫瑰的,那男人不但满口污言秽语,还一心想要约其见面,被她直接拉黑了,但却记住了舞厅的名字,约肖致远见面时,顺嘴便说了出来。

看着眼前一对对恨不得融为一体的男女,白倩梅当即便意识到这便是常听网友们说起的黑舞厅,这些女人只要给钱便任由男人动手动脚。

意识到这点后,白倩梅的脸上顿时变得燥热起来,害羞的不行。

“这儿太那什么了,我……我们还是走……走吧?”白倩梅低声说道。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低下头来瞥了少妇一眼,心里暗想道,之前可是你主动约在这儿来的,这会反倒装起清纯来了,哥说什么也不能白来一趟。

“梅姐,大家跳的这么投入,我们要是走了的话,反倒有点格格不入,没事的!”肖致远低声说道。

前天晚上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肖致远已知道白倩梅的比他大三岁,今年芳龄二十八,借此机会,他大方的称呼了对方一声梅姐。

白倩梅听到这话后,略作犹豫,轻嗯了一声,随即便果断的伸手搂住了肖致远的腰,将整个身体紧贴了上去。白倩梅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才跨出今天这一步,很有几分义无反顾之意。

肖致远突然感觉到胸前有种软软的感觉袭来,下意识低头一看,只见白倩梅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贴了过来。

见此状况,肖致远心里暗想道,刚才还说要走,这会就原形毕露了,这女人还真是善于伪装。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但白倩梅此时的动作正是肖致远期待的,他毫不犹豫的将两只大手轻轻的放到白倩梅柔软的腰肢上,搂着她的身子随着音乐的节拍,轻轻摇摆起来。白倩梅则将头轻轻的靠向了肖致远,两人此时的状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便是耳鬓厮磨。

白倩梅的动作给了肖致远强烈的暗示,使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刺激,愈加兴奋起来,将双手伸到白倩雪的身后,暗暗发力,将千娇百媚的少妇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就在两人沉浸其中之时,轻柔的萨克斯戛然而止,之前暗下去的灯光渐渐亮了起来。白倩梅连忙从肖致远的怀中站起身来,若无其事的伸手撩了一下额前的秀发。

那肥猪正费力的将手从女孩的衣服里往外拽,而那体态丰腴的少妇则和瘦竹竿一起向舞厅隐蔽的角落走去。

肖致远见状,伸手轻搂着白倩梅的柳腰向着之前的座椅走去。

重新入座之后,白倩梅的脸便如夏日天空中的火烧云一般,红彤彤的,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肖致远一眼。

肖致远见状,越发觉得心旌摇荡、难以自抑,他瞥了近在咫尺的美少妇一眼,试探着说道:“梅姐,我们走吧?”

白倩梅听到这话后,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道:“好,好吧!”

肖致远一听有门,连忙站起身来,冲着对方做了个请的手势。

白倩梅起身以后,小鸟依人一般轻挽住肖致远的手臂向前走去。

出了舞厅以后,肖致远低声在白倩梅耳边说道:“梅姐,斜对面便是恒远大酒店,我去帮你开个房间吧?”

白倩梅听后,娇声说道:“不用了,我之前开好房间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转头想白倩梅扫去,见她的俏脸更红了,立即收回目光,低声说道:“那我们过去吧!”

肖致远这话听上去说的很是随意,实则心里却紧张的不行,话中“我们”二字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如果对方点头答应的话,那这事便算成了。

白倩梅没有回答,轻点了一下螓首。

肖致远见此情况,开心的不行,连忙领着白前面向着恒远大酒店走去。他虽不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但也不是菜鸟处男了,见此状况,欣喜不已。

两人穿着酒店的豪华大厅径直走进电梯,进入房间后,肖致远顾不上开灯,便将白倩梅搂进了怀中,白倩梅不知是惊慌,还是享受,在其怀中轻扭起身躯来。

肖致远通过对方身体的扭动,充分感觉到了怀中美少妇的渴望,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同时低头吻向了那两片干渴的红唇……

足足四十分钟以后,肖致远结束了攻势,白倩梅则如休克一般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五分钟以后,才缓过神来。肖致远见此情况,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很是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床上运动的体力消耗是非常巨大的,尤其对男人而言,此刻的肖致远深深感觉到了这一点。闭上眼睛以后,很快便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其间,他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可又说不出来哪儿不对,心里有种睡不踏实的感觉。

白倩梅则是睡意全无,眨巴着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睛不时扫一眼枕边的这个帅气的小男人。至于此时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便无人知晓了。

肖致远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八点半了,除了枕边几缕秀发以外,再无他物。他急忙从床上下来,套了件衣服便往卫生间跑去,当见到里面同样空空如也以后,肖致远愣在了当场。

重新走回到床前,肖致远猛然发现床单上竟有一大片殷红。

“她是处?这怎么可能呢?”肖致远彻底懵逼了,低声自语道。

一阵愣神以后,肖致远拿出手机来翻出一个号码摁下了回拨键,耳边随即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