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杀尊

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内,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传出,“啊,啊啊,快点,再快点。”

天气有些闷热,一个长相眉清目秀的男人蹲在大树上,看着屋内的情景,他今天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执行最后一个任务,杀了屋里叫做李少的男人。

屋内一片春色,到处尽是旖旎,大床上,一男一女上下起伏,床下尽是狼藉。一阵低吼声传出,男人瞬间瘫软,趴在女人身上,脸上尽是疲惫。

突然,一阵笑声传入两人的耳中,男人猛地拉起被子遮住两人的身躯,只见一个男人一脸笑容的闯入屋内,看向床上的男女,手中拿着一把银色小手枪,不停的在手中转动着。

“李少爷,我看了你这么大会,你总算结束了,为了让你临死前尽情的享受,我在一边看的欲.火焚身都没有冲出来一枪杀了你,也算仁至义尽了。”

床上的男人瞬间眼眸一亮,就要从枕头下拿出手枪,就在快要拿到手枪的时候,一把匕首瞬间插入男人的手中,将男人的右手钉在床头上,再也拔不出来。

“既然我有本事闯到你家破了你的重重守卫,就有本事要了你的命。”

站在床下的杀手依旧笑容不变,手中的手枪对准男人的额头,猛地快步上前,就要开枪。

“等一下,能不能告诉我谁要杀我?”

“不能,对于一个死人,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不想到了黄泉路上不知道死在谁的手上。”

“嘭”的一声,枪声响起,床上的男人睁大眼睛,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瘫软的躺在床上,眼睛却死死瞪着天花板,死不瞑目。

“李少,一路好走。出来混的,早晚要还。”

说完,手枪对准吓的瑟瑟发抖的女人,女人明显不想死,哀求的看着杀手,眼泪缓缓流出。

“能不能饶了我,我跟他没有关系。”

杀手轻轻一笑,捻起女人的下巴,轻笑道:“没关系都上床了,要是有关系还能怎么样?”

“我只是他花钱请来的小姐而已。”

听到这句话,杀手放声大笑,轻蔑的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人,笑道:“楚风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么?”

听到楚风雅这个名字,女人瞬间睁大眼睛望着韩非的脸庞,疑惑道:“你认识我?”

“你他妈不就是拍三级片的那个女明星么?你真当老子不认识你阿?”

女人没有想到面前的冷血杀手竟然认识自己,瞬间笑容绽放,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柔声道:“我任你处置,能不能放了我?”

杀手摸了摸下巴,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这个建议不错。”

说完,掀起女人身上的被子,一把搂住女人瑟瑟发抖的娇躯,笑着看了一眼躺在旁边死不瞑目的韩少爷,楚风雅舌尖轻佻,在杀手脸上轻轻划过,就在女人以为杀手会放过自己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女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倒在床上。

杀手一把推开女人的身体,不屑道:“一个拍三级片的还他妈想玷污我纯洁的身体!”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如猫一般轻灵的女人翻进屋内,竟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一头齐肩乌黑的长发,身高足有一米七左右,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把高耸的胸部显现的更加的丰满,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摇晃,像是悬挂着的两个巨大蜜桃。

当少女看到地上的血污之后,盯着面前的杀手,皱眉道:“韩非,这个女人可以不杀的。”

杀手轻轻摸了摸下嘴唇,转过头看向蛊惑人心的少女,冷声道:“灵儿,如果下次你再不经过我的允许就擅离职守,我不敢保证下一颗子弹会不会出现在你的胸口上。”

韩非抬起头,这才看清楚这个身材高挑火爆的少女,居然长了一张如同日本漫画中小萝莉一般的面容,望着韩非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委屈道:“韩非,你为什么总是对人家这么凶,人家不是想着这是你最后一次任务,想多看你两眼嘛。”

“一个杀手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在任务没有结束之前,没有任何理由离开自己的位置,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韩非面无表情,似乎对灵儿这种几乎可以秒杀男人的姿态没有半分反应。

“好啦,好啦,知道啦,以后不敢了,天天一张死人脸。”灵儿吐了吐舌头之后,看了一眼这个在组织里永远都是面无表情的男人,叹息道:“真的要走?”

“我有我的路要走,也有我的人生。”韩非苦笑一声,手中的银枪潇洒的转了个圈塞到腰间,话语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苦涩和凄凉。

看着朝门外走出的韩非瘦削的背影,灵儿突然感觉这个永远不会笑的男人一定很落寞。望着韩非逐渐走远的身影,灵儿眼眶红润,自言自语道:“我舍不得你。”

………

杭州市,浙江工商学院门口,天空中飘洒着丝丝细雨,都说烟雨江南,果然美不胜收,细雨中的杭州别有一番风味。

韩非悠闲的站在学校门口,依旧背着双肩背包,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露出一个笑容,不得不说,韩非笑起来还是相当有冲击力的,清秀的脸庞在雨中显得极为精致。

大步跨进校园,手里紧紧握住入学通知书,踏入了校园的第一步。韩非眯着眼看向这个不熟悉却憧憬了十八年的地方,正当韩非迷恋校园美景的时候,一只手放在韩非的肩膀上,作为一个杀手的职业本能,韩非猛地抓住突入而来的右手,下意识的就要动手,却听见一声“同学”的喊声,韩非松开手,疑惑的转过头去,一个穿着保安服的门卫出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