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阴劫

“哇哇哇~”

小黄村边的西山,对周围住着的所有人来说,是个禁地,因为这里从古代直到如今,山顶上葬了不知道多少死人,是有名的乱葬岗。但是今夜,上面却出现了三个少年。

“强哥,刚才是什么东西在叫,我总觉得有点瘆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黑袍的青年,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他露在头发外的一只眼睛很是明亮。

“我说,你就这胆子,还敢跟我来乱葬岗?莫非是石志乐?”青年撇了撇嘴,一脸打趣。

“怎么不敢了,不就是一个埋死人的地方吗?还能吓得到我?”胖子其实心里也在打鼓,嘴上虽然很强硬,但是揣在兜里还仍然在不断打颤的手,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走在最后面的梁宇上前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两个人身材看起来很是不搭,但却是过命的兄弟情义。

“喂喂喂,别逞能,刚才只是乌鸦叫而已,你瞎叫唤什么?等这趟咱帮小哥找到东西了,回头我请你吃大盘鸡。”相对于胖子,梁宇则是要显得胆大心细一点,其实这次的行动,一开始约定好的也只是强子跟梁宇而已,胖子完全就是个凑数的。

“谁害怕了,我只是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而已,话说,我要吃老李家的大盘鸡,上次只是吃了一次我就喜欢上了...”果然,这货的脑回路一直都无比新奇,梁宇只是一句话就将他带偏了,强子无奈的单手扶额,真的不知道带他来是对还是错。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建议你尝一下尸体的味道,绝对会让你流连忘返。”强子弯下腰,从路边捡起了一根断骨在他的面前晃了晃,吓得胖子后退两步。他只是轻微的使了一点力气,这块臂骨直接就化为粉末。

“这些骨头究竟都多少年了,竟然都开始风化,看来这次应该是找对地方了。”强子一边走,一边沉吟,事实上这样的骨头整条路上随处可见,虽说这里是乱葬岗,但是那些人也不至于就这么把死人抛在路边吧?这里面一定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尸体?小哥你别逗我了,这地方我听人说,都很多年没有人上来过了,就算有死人,也都变成骨头了。”胖子一脸的自豪,他确实有这么一个习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跟当地人了解一下风土人情,关于乱葬岗的一类消息,就差不多都是他问出来的,论交际方面,我们两个都比不上他。

“天真。”强子扶了一下自己的流海,露出了自己的右眼,竟然在月光的衬托下,发出莹莹的绿光。平常他都是将这只眼睛盖在流海下,看起来很是非主流,但是却鲜有人知道,他的这支眼,是从小用特质药水浸泡出来的,可以看到很多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懂行的人,一般都称之为‘猫眼’。

“你以为人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吗?这一处集万阴汇聚,千坟鼎立,绝对是养尸的不二之地,尸体埋在地下,有很大的几率会化为行尸,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现在,说不定就在某几具行尸的头上走。”强子放下了自己的流海,语气显得有些低沉。

“什,什么...咳咳咳。”胖子显然是被这句话吓得不轻,赶忙跟梁宇拉近了身体的距离,看着脚下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走过的土路,脸上一阵惊惧。梁宇则是嫌弃的推了推他的肩膀,依旧保持着距离,这种行动最怕的就是被一箭双雕,到时候想哭都来不及。

“不过你放心,行尸只有在特定的因素下才会出来,没有引子,他们也只是一具没有腐化的尸体而已,现在我怕的就是...”强子把手揣进了自己的怀里,那里有着一把已经上了膛的手枪。看到强子的举动,梁宇也是一般的动作,多次的行动已经让他们两个有了绝佳的默契。

一阵冷风吹来,卷起了一些昏黄的枯草,漫天飘散,有很多都自然的落到了不远处的孤坟上,更多的,却是飘洒在了道路的两旁,一眼看不到边的土路上,依旧干干净净。

强子眼神一禀,看向远方,梁宇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只有胖子在一旁跟个没事人一样,甚至还在感叹风太大,吹得他衣服上都是土。

远处似乎传来了一阵铃铛的声音,很轻,夹杂在风中,很快就消散了。

本来之前一直都在他们不远处盘旋的乌鸦,惊叫一声,迅速的飞离,消失在了夜空中。

“你们怎...”胖子终于发现了情况的不对劲,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强子喝止。

“闭嘴。”冷漠的语气直接吓得他闭住了自己的嘴,一副委屈的神色。

在他们将近一百米的地方,有一个小山包,突然红光一闪,这下,就连胖子都看在了眼里,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角,很是紧张。他似乎知道了为什么强子之前对他那种语气。

...

“妹妹背着洋娃娃,姐姐把那嫁衣穿,红红的绸子长长的裙,一刀一剪全是情。”

在众人如临大敌的时候,山包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歌声,即使隔着这么远,仍然清晰的传到了众人的耳中。听声音,像是个女声,而且很是凄婉,强子跟梁宇两人不为所动,但是胖子,眼中却不经意的泛起了泪水,他想要拿袖子去擦干,却越流越多,心里的那种悲伤的感觉,缭绕不去。

“啪。”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夜空里,强子直接转过头照着他的脸呼了一巴掌,直接击碎了他心头的那股悲伤的感觉。

“怎,怎么了我刚才。”胖子显然还是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莫名的就想哭。

“今晚咱们走运了,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来了,哥两个准备好。”强子一把从怀里把枪抽了出来,对准了那片山头,梁宇依旧如是,至于胖子?直接无视他好了。

“铃铃铃。”铃铛声越来越近,山头那里,突然出了一顶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