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尽卿仍在

夜色倾城,萤火虫伴着星光一闪一闪,芦苇丛里蛙鸣阵阵,月光如流水般洒在这湖中。淡紫色和银白色相交辉映,静谧的夜晚仿佛充满着生机。

绍绍打湿了手中的手帕,在身上仔细的擦了擦,确定四周无人后,缓缓解开浅粉纱裙,折好,放在湖边。她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舒心的洗过澡。

此刻正在逃命的她已没有过多的想法,活下去才是脑海中唯一的信念。女孩子与生俱来的本性被残酷命运消耗殆尽。

晚风吹过,鼻孔里充斥的不。再是熟悉的稻香味,而是命运的悲凉气息。

当朝天子只顾自己吃喝玩乐,贪官污吏一抓一大把,哪里有人去管百姓死活……

绍绍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绍绍你一定要想办法在长安找到你二舅为阿爹阿娘报仇,

绍绍深吸一口气,环顾四周,却意外的发现这里就像是一个世外桃园,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但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让她无暇顾及这潋滟芳菲。

上岸,冰肌玉骨素手芊芊,属于妙龄女子的胴体在月光下展露无遗,而本该属于破瓜之年的纯净之心却已消失殆尽。绍绍突然想到了阿爹阿娘,如果阿爹阿娘还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她受这么多苦,以前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到也其乐融融,一家人本应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绍绍握紧了挂在脖子上的那块玉,这是阿娘留给她最后的东西。

可去年家乡碰上十年一遇的干旱,连着半年,不曾蒙老天爷恩宠落下半滴雨。江南虽是在水湖之滨,也不过饱老百姓一口水,地里靠天吃饭的庄稼无水可饮全被渴死。稻田里本就粒米无收,家里只剩一些陈米勉强度日,可这县令又偏要多征赋税,阿爹阿娘自然不同意,没有交一粒米上去。本以为会躲过这一劫,却不知道后面却还有更大的危机在等着他们这一家。

一天正午很多官兵气势汹汹来到绍绍家里,那些三角眼鹰沟鼻满脸横肉的人,不由分说的吧家里翻了个底朝天,说要找到一个玉溪石,可绍绍在家里从来没有听阿爹阿娘提起过这个东西。

阿娘把绍绍藏到床底下,说无论如何都不要出来,绍绍含着泪点了点头,阿娘,你会好好的对吧。

“阿娘一定会好好的,阿娘的心肝宝贝还在这里呢”阿娘疼惜的摸摸她的头,说完拿上一把菜刀就出去了。

绍绍躲在床底下,只听到外面的士兵嚷嚷着要把阿爹阿娘送到牢房里去。阿娘说了声,我和你们拼了,之后绍绍就没有听到声音。绍绍心里一直默念着“不要出去,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可是爹爹和阿娘还在外面,危在旦夕,绍绍你怎么可以独自一人躲在这里。

不行,我要和阿爹啊娘在一起,绍绍从床底下爬出来,冲到正堂。可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四五个小吏拉着她的阿爹,家里一片狼籍,一把带着艳红颜色的菜刀躺在地上,显的格外刺眼,仅有的一箩筐陈米被倒的遍地都是。阿娘,正掰着架着阿爹那几只手。毕竟是女人,又怎敌得过凶狠的官吏。绍绍悄悄的去厨房拿烧火棍。阿爹看到了她,对着她瞪大眼睛,眼神里尽是焦灼,绍绍知道阿爹是想让她躲回去。可是她怎么能一个人苟且偷安,让阿爹阿娘在外边受苦呢,绍绍含着泪摇了摇头。阿爹,我不会一个人躲的,要受苦我们一起受,绍绍不怕。

“这两个老不死的,不交出宝贝也就算了,竟敢以下犯上。违背县令大人的意思也就算了,现在还敢袭击官员,来人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为首的那个恶狠狠的说道

“我呸!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会遭报应的”

“阿爹,阿娘,我来救你们了”绍绍拿着烧火棍使出全身的力气往那个为首的敲去

“呵,这一家子都不想活了是吧,”官吏摸摸后脑勺转头看向绍绍

“你们两个,去把这个小姑娘抓起来,就算找不到玉溪石,把这姑娘卖到青楼去也值几个钱吧”奸淫的对着绍绍笑“小姑娘还挺嫩的,哥几个今儿可以开开荤了”

“你们……你们,我不活了。这世道还怎么让人活呀”一定不能落入这些人手里,不能让他们知道玉溪石的下落,趁他们不注意,林大娘一边双手捶地嚎啕大哭,一边把一块羊脂白玉藏到内扣去。这情景她设想过很多次了。

这种与世无争的日子过不长久,只是绍绍,阿娘只是希望你可以去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不要像阿爹阿娘一样流离奔波

绍绍呆呆的看着阿娘在那里嚎啕大哭,绍绍躲过来抓他的两个小吏,拿手中的烧火棍向抓着阿爹的人打去。瞬时,阿娘爬到地上拿起菜刀就向为首的人砍去,坎中了他的一个肩膀,顿时鲜血淋漓。阿娘又转身向抓绍绍的两个小吏砍去,两个小吏腰部各中一刀。

抓住阿爹的那两个见情况不妙,放开阿爹去抓满是愤怒的阿娘。阿爹拿过绍绍手中的烧火棍挥向那些恶人。

见他们无暇顾及绍绍,一家三人往门口跑去。绍绍扶着阿娘,阿爹在后面阻隔想追他们的官兵。可是其中一个官兵突然拔出别在腰间的刀,想阿爹上腹刺去。阿爹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断断续续念到“你们快……走,好好活……着,别再回来了……还有,老婆子,一定要保护好那块玉”阿爹倒下了,又一个官吏向阿爹后背刺了一刀。那明晃晃的刀刃刺穿了阿爹的胸口上面还沾着阿爹的血。

“阿爹,阿爹”绍绍挣扎着嘶吼

“绍绍,我们要走了,好好活下去就是你阿爹的心愿”每个人心很痛,可她们必须要活下去,活下去才会有希望,活下去才可以维持好各方势力的平衡。

母女俩苍惶的跑着,可官兵还是穷追不舍不给她们留一条活路。眼看就要追上来,林大娘一把拉着绍绍藏刀到了一个灌木丛里。阿娘摸着绍绍的头:“乖孩子,好好躲在这里,不要再出来了。阿娘去把他们引开。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阿爹和阿娘就是想你好好活下去,你也一定要好好活着。”

林大娘从怀里把那块玉递给绍绍,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绍绍你若能发现这其中的秘密,那就用这股力量造福百姓,如若不能,也就像个平凡人一样好好生活

“阿娘你不要这样,我会保护好阿娘,我们一起逃走”绍绍接过玉,没多想

“没找到我们他们怎么会走呢,这些人就是要把人赶尽杀绝,况且我们还伤了他们,只有我去把他们引开,你才有一线生机,我引开他们之后,你去长安找你的二舅,你二舅在长安有个酒楼。让他收留你。永远不要回到这个地方了。这个玉佩是比我们的命还要重要,一定不能落入歹人之手现在阿娘把这个玉佩给你,绍绍你要好好保存。”阿娘任由绍绍的泪水滴在她的手背上。冷静而又毅然决然,

绍绍哭泣着点点头,然后看着阿娘头也不回的往家里的那个方向跑去。

“老大,那个刁民向她家里跑去看来那块玉一定是藏在家里,我们回去再找找吧”三角眼最先发现了她的阿娘

“看来还是夫妻伉俪情深呀,估计就是在家里,否则不会拼了命的往家赶,记住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块玉”满目狰狞,一开口唾沫横飞

“是”说出的话就如茅厕里的苍蝇一样让人恶心

绍绍捂着嘴哭,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流。

保护好这块玉,为你们报仇,为我们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