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

夜晚电闪雷鸣,窗外大雨滂沱。海城市鼎鼎大名的安家别墅一片素白。

安家独女安语曼半夜被雷电吓醒。

“咔嚓!”又一道闪电,她吓得缩了下肩膀,将头蒙进被子,哆嗦了一下才发觉身旁空无一人。

“良仁?”她小声叫着丈夫的名字,可没人回答。难道还在灵堂?

父亲明日出殡,她是女儿不能守夜,多亏了丈夫叶良仁替她守灵堂。

想到父亲,她就一阵心痛,她自小没了母亲跟父亲相依为命,就在前几天,父亲也去世了。

原本父亲就有心脏病,手术也挺成功的,哪知道术后没几天突然去世了。

安语曼心痛不已,想要再去给父亲上一炷香顺便看看丈夫。

打雷的事情暂时被她放在一边,可随着脚步走进,灵堂里传出的异样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

那妩媚的声音好似是她的堂妹安若玄,像是男女欢爱时兴奋的求饶。

安语曼抿着嘴唇寻着声音走了过去,像是灵魂被人支配一般浑身全然没有知觉。

一时间,耳中只有男女的呻吟。

“良仁,再用力点,你这玩意该不会看到这个老东西的照片就不灵了吧。”

叶良仁用力的冲撞了几下,女人娇哼出声。

“你看我灵不灵,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比那个木头人强多了。”

门缝里是赤身相对的男女让安语曼不敢相信,她最亲爱的堂妹竟然跟她的丈夫搅和到了一起,还在父亲的灵堂里。

木头人?难道说的是她!他不是说就喜欢这样传统的结合吗?她甚至曾在看过教学片后询问过他要不要找点新鲜的姿势,他却说那些花样都是荡妇才会做的。

可如今眼前的一切让她震惊,她的丈夫什么时候竟然掌握了这么高难度的姿势?原来他并不是在她身边那般只有传统的一势到底。

在别的女人面前这样的狂野,偏偏还在她面前装的纯情体贴,真是让人恶心。

父亲的黑白照片就在不远处,好像无声的注视着俩人,他们真是辱没了父亲!

银牙紧咬,安语曼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怒火。她双手握拳,站再原地等着俩人先开口。

没想到俩人竟然完全无视她的存在,继续变幻着各种姿势在安语曼面前生生演出一部“动作片”。

“啊,良仁,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小妖精,你小点声,别让那个女人听到。”

“怕什么?你都已经是安氏的总经理了。”

好,真是好极了。看来两人早就暗度陈仓,一等到父亲去世,就等不及的要把这事儿抬到明面。

她怎么就没带着手机出来好给两人录下来留着欣赏呢。

“你们在做什么?”她听见口中发出陌生的声音,是那样的冰冷而又平静,一如一向循规蹈矩的她。

正在蒲团上摆弄的热火朝天的俩人一惊,“堂姐”

安若玄白花花的肉体闪瞎了安语曼的眼,草莓种了一路,从脖子到腰间。

可恨,为什么叶良仁在她身旁时总是那么克己守礼,而到了表妹这里却这样的热情狂野?

她努力保持平静看向眼前的两人,安若玄这才反应过来双臂抱着前胸努力遮住重点部位。

“姐,都是误会,我和姐夫太悲痛了,所以”

她侧过身体,蒲团上原本她身后的位置留下一团湿漉漉的痕迹。

屋子里都是一股腥臊的味道,冲淡了平日里的檀香气。

安语曼直接走了过去给了安若玄一巴掌,清脆的响声在夜幕里回荡。

“所以什么?所以在我父亲的灵堂里做出这样苟且的事情来?你还要不要脸?”

安语曼愤愤的不禁加大了声音,话音虽大,可再这样的雨夜里根本不算什么。走廊里依旧没有一丝响动。

叶良仁赶紧过去一下子抱住她,

他无视她的挣扎,“曼曼,对不起。我就是太难过了,爸爸就这么过世了,我一时没有缓过来。”

“哼!”亏他能想出这么荒谬的借口来。

安语曼心痛如刀搅,父亲去世,孩子小产,如今又撞见丈夫跟堂妹在父亲的灵堂偷情

安若玄看向叶良仁的眼里闪过一丝鄙视的光,随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姐,实在太对不起你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刚刚太思念大伯了,在灵堂里哭,结果姐夫看我哭的太伤心”

安语曼额头青筋直跳,再也不想听她解释,“你们两个赶紧把衣服穿上,别污了我父亲的眼!”

俩人慌慌张张的开始收拾散落一地的衣服,安语曼别开眼,不想去看去想象刚刚的“战况”。

深吸一口气,“叶良仁,,明天早晨的董事会上,你自己辞职吧。至于你”

安语曼看向安若玄,只见她好似真的被吓到一般。

这个堂妹平日里最听她的话,年纪又小。现在做出这样的事情,八成是受到叶良仁的教唆。

“你最近都老实在家呆着,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她的心在滴血。

如果将事情闹大,有事的会是整个安氏。父亲去世,安氏的股价在她的不断努力下才有所回升,如今要是再传出绯闻难保安氏不会一落千丈,到时候再想办法挽救恐怕难上加难。

让叶良仁主动辞职已经是能被人知道的最严厉的惩罚。

她说着也不管被惊呆的两人,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

她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刚刚丈夫和堂妹纠缠在一起的模样,那张口口声声说永远爱她的嘴刚刚就咬着堂妹胸前的樱桃,在堂妹身上种下一路草莓。

安语曼一个晚上都没能够睡着,她有点恶心,想吐。

但她知道,她没怀孕,因为几天前孩子流产后,她和叶良仁都没有同房。她只是想起那两堆白花花的肉就恶心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