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成瘾:总裁的重生影后

手机短信的铃声和震动感唤醒了沉睡的顾云曦。捱过刚恢复意识时的头晕目眩,顾云曦缓缓睁开了眼睛。

空气中隐隐约约的汽油味让她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应该在一辆车里。身下是真皮座椅有点滞涩的触感,此时的顾云曦面朝靠背,侧躺在汽车后座上。

晃了晃晕晕沉沉的头,她试图动一动酸麻的身子,这才发现双脚被捆在一起,双手被反绑在身后。

顾云曦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是被绑架了。她心底一阵惶恐,抖着声音大声呼喊着救命,奋力挣扎着想直起身来,头磕在车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身后的人像是欣赏了一出好戏,发出一声嗤笑,拍了拍手。

笨拙地翻了个身,顾云曦探头试图去看车前座上绑架自己的人是谁,却因为角度问题看不清人影。

“呵,这么快就醒了。看来我们方大少还挺怜香惜玉的呢。”

听到这个声音,顾云曦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了什么,如遭雷击。这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顾云依的声音,而她口中的“方大少”,正是顾云曦的未婚夫,方氏集团大股东之子方起。

此时顾云曦如果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她就真是个傻子了。

三天前,顾云曦接到了律师的电话,说她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让她回来签署遗产分配协议。顾云曦确认了消息后急急忙忙订了最近的一次航班回国,连自己的硕士毕业典礼都没参加。

自从顾云曦8岁那年母亲病逝,父亲娶回了继母并带回了只比自己小半岁的妹妹,顾云曦就知道自己的生活和以前再也不一样了。原本自己温馨舒适的房间被妹妹霸占,小小的顾云曦在客房抱着毛绒小熊哭到天微微亮时才累得睡着。再也没有那个温柔的声音给自己讲睡前故事,再也没有那双温暖的手轻拍后背哄自己入眠,再也没有萦绕鼻尖的妈妈熟悉的味道了。

父亲,继母,妹妹。这三人更像是一家人,自己现在反而成了插不进去的外人。父亲也感觉到了这种不和谐,没过多久就将顾云曦出国读寄宿制贵族学校,直到过世都没有再见一面。

顾云曦一直以为自己对父亲的感情是淡漠的,甚至是有些恨父亲的,但当她猛然间接受了父亲去世的消息时,还是忍不住泣不成声。

终究是血脉相连。即使再对不起她,对不起她母亲,那个人终究是她的生身父亲。

葬礼上,父亲在世时给顾云曦订下的未婚夫方起,把哭得微微颤抖的顾云曦揽进怀里,轻声安慰着。直到葬礼结束,宾客散尽,顾云曦依然倚靠在方起怀里。

“要不,你先随我回家吧。”方起拍着顾云曦的背,在她耳边柔声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以后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了,以后你还有我们这些家人疼爱你。他们也跟我说过很多遍想见见你呢。”

顾云曦听着这柔情的话语,感受着这温暖的怀抱,心里有些依恋。看着方起这张俊俏的脸上温柔的表情,顾云曦下意识地就同意了。

在车上,方起递给顾云曦一瓶水让她补充一下水分,顾云曦喝了一口便开始犯困,迷迷糊糊地再醒来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现在看来,那瓶水绝对有问题。

“云依,是你让方起把我弄来的?”顾云曦哑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问题,顾云依大笑几声,回过头来看着顾云曦,脸上满是恶意。“我亲爱的姐姐,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啊。知道你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吗?真当自己还是顾家大小姐?从你被送走那天起你就该明白,你不过是个弃子罢了。谁给你的自信再回这个家来?”

顾云曦心里苦笑。一直以来心底最不愿意相信的猜测终究还是得到证实了。父亲不是太忙顾不上自己,而是根本就抛弃了自己,送自己去国外也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横在那家人之间徒增尴尬罢了。

“财产,我可以都不要。”顾云曦强忍心底的酸涩,抬头道:“我只是来见父亲最后一面的。这些年来除了父亲直接付给学校的学费,我没向父亲要一分钱。我本来也无意于顾氏,你想要的话给你也无妨。”

“啧啧,要么怎么说你还是天真呢。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有财产?”顾云依得意地勾了勾唇角。“你的那些股份啊,从你走的第五年开始就全归我在我名下了,我和妈妈为此可是费了不少工夫呢。至于父亲的遗产,呵呵,死人是没资格继承的。”

顾云曦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顾云依。自己已经让步到这个地步了,眼前自己名义上的妹妹居然私吞了自己的股份还不满足,还要为了遗产对自己赶尽杀绝。

“啊,对了,你身上还有数额巨大的保险呢。作为你的妹妹,我可是受益人哦。”

看到顾云曦脸上震惊、愤怒、悲伤又无助的表情,顾云依畅快地笑了,欣赏着顾云曦的表情,又嫌程度还不够似的继续补刀:“你是不是以为父亲这些年只给你交学费不给你生活费是故意忽略你?在那种贵族学校上学,平时各种花销可不小吧?”

顾云曦默不作声,顾云依脸上的笑意更重了几分,眼神却无比阴冷:“其实呀,他倒是觉得对不起你,一直心心念念想补偿你呢,每个月都划给你一笔数额不小的生活费零花钱。只可惜,财务部负责转账的,是我们的人。我还要谢谢你呢,”顾云依伸过一只手,“你看,这钻石手镯,就是用你的生活费买的哦。反正你有你母亲的遗产也饿不死,这些就当是你作为姐姐的小礼物吧。”

顾云曦有些释然,原来父亲并没有完全抛弃自己。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愤怒,这对母女,欺人太甚!

“你个狼心狗肺的杂种!”

“别生气呀,你能有遗产用,还是我们的功劳呢。明明我妈妈才是父亲最爱的女人,我才是父亲最宠的女儿,就因为你母亲的存在,让我们躲躲藏藏了那么多年。”顾云依感慨地摇了摇头,“妈妈可是用掉了全部的积蓄,才买通你母亲的私人医生,在她的药膳里加了慢性毒药。不过这药效实在太慢了,整整五年才彻底掏空你母亲的身体。”顾云依盘着手,一脸惋惜。

难怪母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难怪母亲会这么年轻就因病逝世!

顾云曦闻言脸色一片煞白,心脏痛得仿佛被几把刀狠狠戳着,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她嘶吼着扑向顾云依,却被副驾的座椅挡住,摔在地上。

“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会遭报应的!你们一定不得好死!”

车外,方起敲了敲车窗:“亲爱的,都准备好了。”

“忘了说,你的未婚夫,现在是我男朋友呢。作为这次计划的执行人,你的保险金我会分他一部分的。至于我们以后会不会遭报应,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就安心地去——死——吧。下辈子见咯。”顾云依挥了挥手,打开车门下车。

方起关上车门前对顾云曦抛了个飞吻:“再见了,小美人。我会想你的。”

浓烟四起,伴随着火焰燃烧的哔剥声,二人的狞笑声淹没在灼热的火焰中。顾云曦被呛得直流眼泪,喉咙也被烟熏得刺痛,火焰烧灼到的地方撕心裂肺地疼痛。

顾云曦拼命扭动着身体,忍着痛用火焰烧断捆住双手的绳子,手刚搭上门把手,车身就“砰”的一声爆炸。火光染红了半条小路,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你们这些贱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这是顾云曦生命中最后的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