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

十一月的天气,大雪纷纷扬扬。

一辆并不能完全遮掩寒风的马车,从官道上缓缓的行来,赶车的车夫双鬓染雪,早已冻成了冰人。

车内,一名年方二八的女子阖目而坐,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扫出了一片暗影,胜雪的肌肤上,小巧的樱唇紧紧的抿着,天生便是一副我见犹怜的美人相。

纤细的身躯被一件与她气质极不相称的红色斗篷包裹着,远远看去,好像一滴嫣红刺目的血。

的确,血债,便要血来偿还。

女子轻启贝齿,咬住了下唇,神情似哭似笑,颇为复杂。

一别十载,她沐吟歌,终是回来了。

十年前,生母染病身亡,沐庭扶正了侧室朱翠云,外公怕她受人欺凌,遂派人将她接到了自己的祖籍平阳城。

沐吟歌勾起了漂亮的嘴角,弧度讽刺。

母亲真的是染病死的吗?直奉大夫真的就是她父亲沐庭吗?

他们以为她年幼贪玩,什么都不知道,却不知那些丑陋而罪恶的画面,早如烙印,深深的刻在心里……

“小姐,咱们快进城了。”

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沐吟歌的思绪,透过动荡不已的轿帘,果然见到了立在远处的巍峨城门。

真的到了!

沐吟歌拭去了眼泪,手指因过度的激动微微的颤抖。

即便没有收到沐庭的书信,她也会回来,只是时间提早了点……

思量间,忽感车身一震,一道劲风席卷开车帘。

沐吟歌猛然睁眼,车内竟多了一个面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阳光映照其上,散着一股幽冷而诡异的光芒。

“别出声,否则要你的命。”

寒芒闪烁,一把长约七寸的匕首抵上了她的喉咙。

“你是什么人?”沐吟歌低低喝问,一双妙目紧紧的盯着男人。

血腥味,这男人显然受了伤。

“别废话,不想死,便带我进城。”

男人压低了嗓子,一丝惊异至眼中划过,这女子竟然不怕他。

沐吟歌一改之前的柔弱,她弯起了花蕊般的嘴角,讥诮的说道。

“你是在求我吗?若是,便拿出求人的姿态。”这辈子,她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

此时,马车已来到了城下。

男人目色生寒,手腕微挺,匕首入肉三分。“放肆。”

一道蜿蜒的血迹顺着沐吟歌白皙的脖颈流淌下来,瞬间便与艳红色的披风融到了一处。

“我的耐心有限的很,快进门了。”她不知疼痛一般淡漠开口,眼中的讽刺越发的浓郁。

男人侧耳细听,果然听到了官差的吆喝声。狭长的眼眸眯起,一股无形的杀意当头罩了下来。

沐吟歌目光一扫,瞥见男人脖颈上带了一条红绳,忽地倾身,将那东西给拽了下来。

匆匆看了一眼,原来是块血玉,上雕猛虎,质地温和。

“既然你不愿给,我就自己拿了,若想取回,就帮我办一件事。”

“大胆。”男人再度眯起了狭长的眼,杀意至身躯内迸发而出,正欲动作,就听外边骂道。

“下一个,妈的,把筐掀开,说你呢。”

男人目色顿变,咬了咬牙,森然说道。

“你会后悔的。”

沐吟歌弯眸一笑,低低说道。“那是我的事。”

说罢将玉收入了袖中,迅速的解开长袍,将男人裹在了身前,与此同时,车帘被人掀开,沐吟歌也恰到好处的喘息了一声。

“啊!”

一名官兵撩起了帘子,嘻皮笑脸的说道。“啧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干这个勾当。”

另一人伸着脖子瞅了一眼,骂道:“妈的,大清早就遇到这种事,真是丧气,赶紧滚吧。”

撂帘的瞬间,两枚石子从缝隙中激射而出,一枚打在车夫身上,另一枚则准确的打上了马的屁股,老马痛嘶一声,扬蹄朝城内奔了去。

“好俊的功夫。”

沐吟歌心中暗赞,回眸去看车夫之时,男人已挥开披风,纵身跳了下去,临别时冷冷一瞥,仿佛刀锋,直刺在沐吟歌的心头。

“拿此玉去城西的百草堂,我会帮你,此事过后,定让你千百倍偿还。”

身影转瞬即逝,浑厚且低沉的声音却仍萦绕在沐吟歌的耳中。

暂短的失神,沐吟歌启唇轻笑,最好不见,如事情顺利,她将很快离开皇城,到时候,她自会把玉奉还。

“吁,吁~死畜生,这是往哪跑呢?”

车夫蓦地一震,穴道霎时解开,他叫骂着拽住了老马,嘴里勿自咕哝。“怎么一下子就进了城门,难道刚才睡着了?”

沐吟歌没有回答,她再次合眼,静静地靠在了车子的一角,不多时,就听有人喝问道。

“来者何人,竟敢在沐府前停车,老爷就要下朝了,还不给我滚远点。”

车夫也不甘示弱,立即骂道。“没开眼的东西,自家的小姐都不认识了吗?”

对方一声冷笑,抽刀喝道。“小姐正在府里,再敢睁眼说胡话,我就砍了你。”

“且慢。”

沐吟歌单手撩帘,姿态柔美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守门的护卫怔了一下,只见那女子玉面红披,精美绝伦,行走间好似仙子踏波,款款而来,便是搜遍脑海,也无法再寻出像她这么完美的人儿了。

“在下沐吟歌,敢问沐大人还没回府吗。”沐吟歌低眉顺眼,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

护卫心头大惊,真的是大小姐,想不到她竟生的这么好看,忽又想起了一手遮府的夫人,脸上蓦地变了色。

遂沉下脸道。“没有,若想见老爷,就在这等吧。”

“狗东西,大冷的天竟敢让小姐等。”

车夫气脸红脖子粗,沐吟歌一把拉住他,柔柔一笑道。

“忠叔不要说了,为了能承欢爹爹膝下,便是等上一年,吟歌也毫无怨言。”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与开门的声音嘈杂在一处,一道身披狐裘的娇俏身形从里边走了出来。

“哟,说的可真是动听,妹妹我都快哭出来了,既然你这么孝心,不如就跪下来等,不然爹哪能看到你的虔诚呢。”

女子十三四岁的样子,长着一双熟悉的三角眼,眉锋高高挑起,一看就是个刁蛮任性的主。

“姑娘是?”

沐吟歌温声发问,看着她眉眼间的轮廓,已大概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她应该就是姨娘朱翠云的女儿了。

手指一震,掌心已多了一枚银针,正欲动作,忽见远处急来一顶软轿,立时便抓住了女子的手,神情激动的说道。

“莫非你就是我的好妹妹沐雨薇吗?”

女子嗤笑一声,扬手将她甩开。

“下贱的坯子,就凭你,也配做我的姐姐。”

沐吟歌脚步不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沐雨薇正欲奚落几句,就听远处传来一声喝斥。

“雨薇,不要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