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命者

宁州,是一座有着三千年历史的古城,偏隅一方,历年远离战火硝烟,古建筑保存完整。

宁州城内,有一条古街道,名叫六合街,俗称六合巷。

六合巷是宁州最古老而又最具有特色一条古街,因为这条街从古至今都是做死人生意的,棺材铺,寿衣店,扎纸店等等遍布了整条街道。

古时因战事不断,死的人较多,死人的生意比较好做,到了解放后,天下太平,没有了战事,又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健康少病,人人延年益寿,当年红火的生意也开始日渐衰落。

后来又因zf提倡火葬制度,各地殡仪馆包办了殡葬一条龙,在这种趋势下,六合巷已经没有了往日一半的繁荣。

尽管如此,但还是不影响这条街一直做着死人的生意,传承千年至今。

白天这里冷清,人流稀少,到了晚上,各家店铺门口灯笼一亮,更是充满了诡异气氛。

虽然改革开放后,这条古街道也成了当地的旅游景区,但因为这里的特殊性,游客觉得晦气,所以人气始终不旺。

六合街的尽头,有这么一家千年老店,之前也是开棺材铺的,虽然很长时间,没在做棺材了,但现在还一直在经营丧葬用品,并代办丧葬相关的一切事宜。

这家老店铺早年就有名,不仅仅是店里伙计手艺精湛,主要是因为这家店的老掌柜马三爷那可是一个传奇人物,看相算命,风水八卦,中医,养生,扎纸,裁缝等等,那是无所不能。

据说在大清朝的时候,还帮一些死刑犯偷偷的缝过人头,一辈子受人敬仰,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马三爷活了一百二十多岁才去世。

就在十年前马三爷仙逝之后,这家老店便由他最疼爱的徒弟吴越继承。

那个时候吴越才十六岁,现如的他已年满二十六岁了,长得一表人才,气宇轩扬。

据说吴越小的时候,也是天资聪慧,尊师重道,乐善好施,所以也深得马三爷器重。

马三爷一共有五个徒弟,但吴越也是这五人之中最适合继承这家老店的继承人。

而近几年来,这家店的掌柜吴越还做起一种新兴的行业,这跟马三爷当年临终之前送他的一件物品有关。

一直做死人生意的千年老店铺,居然做起了活人生意?也是六合巷唯一一个打破常规的一家店。

深夜的六合巷,比白天更增添了几分诡异恐怖气氛,一阵阴冷的风从门口吹了进来,店里摆放的那些纸扎的纸人纸马随风摇晃,更加栩栩如生,就仿佛像活了似的。

一般人见此情形,恐怕早已吓得屁滚尿流了,但对店里的伙计来说他们早已习惯了,甚至还感到有些亲切,因为这可是他们的生计。

此时店铺里有三人正围在一张旧桌子前正忙活着。

三人看起来年龄都很悬殊,像是祖孙三人,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师兄弟。

其中年轻的那名男子正是这家店的老板吴越,他手里正拿着小刀,熟练的劈着一支用于制纸人造模型的竹篾,而另外两人却在手里忙活着给纸人糊纸和上色。

店老板吴越说道:“六叔,今晚风大,要不把门关上吧,您老身体要紧别着凉了。”

“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做咱们这行的不到打烊的时候不能关门的。”年龄最大的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叫陈六,虽然是师兄弟关系,但吴越习惯叫他六叔。

“是啊,小越你忘了当年师父给我们说的那个故事了嘛。”

说话的是六叔的亲生儿子名叫陈诚,年近四十,憨厚老实,是吴越师父三马三爷十年前的时候收养的一对逃荒而来父子,这么多年来,大家都像家人一样亲密无间。

“当然记得,我这不是怕六叔着凉吧,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今晚早点打烊吧,都已经九点了。”吴越说道。

“忙完了这个再说吧,我说越儿啊,今晚怎么这么着急啊,手里在做的活,不能做成半成品,你也是知道的。”

“知道,我也不知怎么的,觉得今晚有点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的,咱们做死人生意的,它们都敬我们呢,难道你还害怕不成啊?”陈诚忙着手里的纸人一边说道。

“不是这个。”一时之间吴越也说不上来。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三人都愣了一下,转头看去,只见门外站着两名陌生男子。

这两人看起来年龄相仿,大约都在五十岁上下,但形象和气质却有着很大的反差。

一个微胖,一个偏瘦。

微胖的那位穿着短袖T恤,花色短裤,脚底下还是一双人字拖,虽说正值初夏,但到了这个年纪在这大晚上的穿的这么清凉就敢出门,可见身体素质不错。

而偏瘦的那位却穿着讲究,格子衬衣黑色西裤,还戴着一副眼镜,给人的感觉仪表不凡,更像是一位学者。

此时却见他神色凝重,眼神之中略显诧异之色,不过吴越心里也清楚,但凡来自己店里的人,都是因为家里出了大事,心事重重,倒也理解。

看来刚才那阵阴风吹进门来,原来是来汇报有生意生门的。

微胖的那人首先开口问道:“请问这里是吴老板的店铺吗?”

“是的,二位进来吧!”吴越赶忙起身,示意他们直接进屋。

“您就是吴老板?”刚一进门,戴眼镜那人跟着问道。

“我就是,你们看看是需要些什么?”吴越有些好奇看着他俩问道。

因为一来就觉得他俩有些奇怪,而此时又见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感觉他俩似乎并不像是来订制丧葬用品的。

微胖男子接着说:“外面早有传闻,无论失踪多久的人,只要来六合街找吴老板,就没有找不回的人。”

见对方这么说,吴越顿时就明白了,直接问:“你们需要找什么人?在什么地方?”

“我先介绍一下,我姓徐,这位是考古专家梁思成,梁教授,他有两名学生潜水的时候失踪了,已经搜寻了三天都一无所获,所以我便带梁教授来找你了,希望你能帮忙找一下,具体情况让梁教授给你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