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个相公来种田

“呜呜呜——”

彭百灵只觉得头好痛啊,到底是谁在这里哭丧啊?她还没死呢!

“哭什么哭……”她想骂人,可是却发现发出的声音异常的陌生,那是一种带着特有的柔弱的嗓音。她吓的赶紧睁开眼睛,这不是她的嗓音啊!

“灵儿,你快醒醒……”她身边的一个脸色苍白的穿着粗布衣服古人打扮的妇人一直不停的在她的耳边哭泣。

彭百灵蹭的一下坐起来,却因为速度过猛,导致头晕,又不得不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头。这是哪里?她怎么躺在一块木板上?

“啊!”她痛苦的呻.吟。

“灵儿,你怎么样了?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情啊,你爹才刚去,你若是有事,我……我……呜呜呜……”身边的妇人又不停的哭着。

我去!死人了?果然是哭丧啊!彭百灵还没有感叹完,不对,她爹?她觉得脑子更疼了,一些不是自己记忆的东西不断的涌入自己的脑袋,她这是怎么了?这个家徒四壁的土房子是她的家?这块单薄的木板是她的床?

砰砰砰!

还没有等她适应过来,门外就响起一阵粗暴的砸门声。

“开门开门!”不知道是谁,不过那凶神恶煞的声音让人感觉似乎是来寻仇的。

“灵儿!他们来了!怎么办!”这个妇人长着一双好看的眼睛,用似水柔情来形容她的眼睛也不为过,她那垂泪的模样,又为她的增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此时,她紧紧的抓住彭百灵的手,轻轻的摇晃着。

只是,就算是这样慌乱的时候,妇人的声音依然是柔柔弱弱的。

彭百灵脸色有些难看,她这是穿越了?这个妇人就是原主的娘?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还想砸床呢!可是外面的人大有不开门就砸门的意图,而她身边那柔弱的妇人只会把缩紧自己哭泣。这是让她来撑场子?

她挣扎着起来,就要去看看外面那些是何人,这些闹事的,不知道她家还有白事的吗?不知道什么叫让死者安息的吗?这种事情,原主的娘是绝对靠不住的,遇事只会哭哭哭,遇到越大的事情,那就哭得越厉害。

妇人一见彭百灵要起身,马上就上前搀扶着,绝没有让彭百灵再躺着的意思。

彭百灵看了妇人一眼,没有说话,借着妇人的力气走到门边开门。

“谁?”她一拉开门,那些气势汹汹的人气势就更甚了。

“林氏,你总算是开门了!”来人是原主的大伯彭有源,人矮小精瘦,眼神不屑的瞟过彭百灵,停留在她身后的原主娘的身上。

彭百灵侧过身,把人让了进来。家里设了灵堂,弥漫着浓重的香火味,本来也不该把门关起来,只不过……麻烦真的要来,关起门也挡不住!

大伯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两个儿子,也跟着一块儿来了。

而大伯家境明显比原主家的要好,他们穿着衣服料子油亮,经过彭百灵的时候,还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呸!”

彭百灵反观自己和原主娘的身上布满补丁的衣服,要是她的话,她也得嫌弃自己。

“林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赶紧的,把房产地契都拿出来!然后你们赶紧搬走!”大伯在院子里找了一张椅子,就大咧咧了的坐了下来。那趾高气昂的模样,特别像来讨债的。

彭百灵还站在门那,手还搭在门上,听闻如此,也看这林氏。

林氏整个人又缩了缩,快步的走到彭百灵的身后,嘤嘤嘤的哭着。

彭百灵的脸上几乎要出现竖线了……这个便宜娘是几个意思啊?原主不过也十五岁,原主娘是要她出头?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她把本来开着的门,慢条斯理的关上。有句话怎么说的了,关门,打狗。

“大伯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家的房产地契,自然还是在我家的好,就不劳烦大伯代为保管了。”她一边说话,一边扫了一眼旁边放着的木棍,长度适合,圆滑有度。

“哼,我们长辈说话,哪里容你这样的小辈插嘴,一边儿去!林氏,你来说!”大伯冷哼着说道。

“我……我……”林氏苦着脸看了看大伯,又看着彭百灵。

“我爹的尸骨都没又下葬,你们就当着他的面逼他的娘子和女儿,你们就不怕他晚上找你们好好聊天?”彭百灵说道。

此时,正好一阵邪风吹过,大伯和两个儿子赶紧缩了缩脖子,有些惊恐的看了看灵堂。

“你胡说什么!你家没有子嗣,这些地契和房产那是绝对不会给你们的。就算是我们不要,族里也会派人来取。到时候把你们送到保安堂,你们就有得哭的!”说话的是大伯的大儿子彭大勇。

“就是,你也不看保安堂那边又破又旧,吃的一个月都见不着一滴油。我爹都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彭百灵,你就赶紧嫁到桂家去;至于林氏,你也乖乖的嫁人,隔壁村的李二狗可是答应娶你的!”大伯的二儿子彭大福说道。

“那是二赖子,我怎么能嫁去?”这是林氏为她自己发出的第一个反对的声音。

“嘿!人家不嫌弃你是寡妇,你居然还嫌弃人家是二赖子?”大伯用力的拍了一拍椅子,怒道,“我要不是看在我死去弟弟的份上,才懒得理你们的破事呢!让族里把你们的房产地契全部充公了才好!”

“大伯有心了,不过我家的事情,还是不劳烦大伯费心了。”彭百灵很温和的说道。

“你个小娃娃,懂个屁!”大伯眼睛睁大,喊道。

如果是往时的彭百灵,那早就缩成一团躲在门后了。可是她不是原主,她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励志打工女,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没有被人白欺负的道理。

“我爹不在,自然是我来当家,大伯要是好生来给我爹上一炷香,那我们欢迎。如果是再说这种拿房产地契的话,你们也不怕被人笑话!”彭百灵硬气的说道。

大伯朝着自己的儿子,一个眼神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