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很狂很低调

花间落叶,莫羽国。

橙宛城里的秋天来的有些迟了,秋菊,洛松,飘落在街巷的叶子,为这个古城点缀了古朴的味道,秋高气爽,分外怡人。

只见熙熙攘攘的街头上,有一个长相可爱的少女,身着水红色缎丝长裙,腰间一束金丝腰封,下穿软面荷花绣鞋,打扮虽然不惊艳,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灵动,不禁让路人频频注目。

见路人都看过来,少女一插腰,拿出了一个一边大一边小的圆筒样东西,放在嘴边,顿时,她清亮的声音响起。

“快来看看呀,首饰金钗打折处理了,九成新的八八折,八成新的七七折,以此类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秋末大放血,换季大甩卖呀………”

少女俏皮的声调,丰富的表情,再加上她面前摆着的各式新颖的首饰金钗,虽然路人听不太懂她说的什么,但都围了上来,很快,刚才还满满的首饰盒子很快见了底,只剩下一对儿成色不算好的猫耳石了。

“小姐,你好厉害呀!!”一旁,一个穿紫衫小丫鬟崇拜地望着少女,双手握起放在下巴下面,一副五体投地状。

“嗯嗯。”少女笑了,数了数怀里的银子,正好足够她再买五车馒头的了,这些馒头可以分给街上的乞丐,周济更多的穷人。

“小姐,你真的好善良哦,而且自从你生了场大病人也变得开朗多了,小绮如果一直跟着你就好了。”丫鬟一步不落地侍奉少女左右,看得出她很乐意为少女忙前忙后。

“嗯,以后我嫁人了,你还要当我的陪嫁丫头呢。”少女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小绮,她用小手绢把银两一包,放在了最贴身的位置。

“也是,小姐16岁了,也该是嫁人的年纪了,但是不知道……是谁有福气娶了小姐?会不会是名震一时的苏公子呢?”

“本小姐不喜欢那种迂腐的书呆子,虽然他家很有钱,但是和我就是不来电。”少女水眸眨眨。

“那小姐你喜欢那种类型呀?”

“这个……保密。”少女淡淡一笑,拿了东西往安府的方向走去。

少女本名叫安暖织,年华22岁,半年前穿越到安家独女安素素身上,减了六岁,变成了16岁的豆蔻少女,安家是橙宛城的大户,安老爷安之藤在京城供职,位居正四品,大理寺少卿,相当于现代的最高法院副院长,专门裁定一些很重要的京畿重案,所以说,安家还是比较有钱的,安素素经常把自己用不了的首饰变卖,换成首饰周济穷人。

说实话,安素素的适应力很强,才半年,她就已经很把安府千金这个新身份经营的风生水起了。

“走吧小姐,再晚了天都要黑了。”小绮看了看天色提醒道。

“不急,我们先逛逛,等一下抄近路赶回去就行了。”安素素微微一笑,转身向最热闹的摊位走去。

两个时辰后,暮色降临,主仆二人挑了一条小径,这里很少有人经过。

“小姐我好害怕,这小路原来是一座墓冢,虽然废弃了,但是时不时还会有死人的尸体埋在这里的。”小绮瑟瑟缩缩,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

“不怕,有我在呢,我会保护你的。”安素素胆子大,以前学校偏僻,她打完工凌晨回校,也敢一个人走夜路。

“可是…………小姐,刚才你踩到一个奇怪的软绵绵的东西…………”小绮转身指了指安素素的身后。

“你去看看那是什么?”安素素停下了脚步,有些好奇。

借着微弱的光,小绮张望了几眼,战战兢兢地问道,“小姐,那是不是条蛇呀?”

安素素转身低头打量了片刻,得出了一个结论,“切,是条蚯蚓好吧?”

“是吗?”小绮有些不相信,蹲在地上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看了半盏茶的时间,突然惊叫起来。

“不不,小姐,这不是蛇也不是蚯蚓,是一个男人的…………那里……”

“哪里啊?”虽然安素素穿越来的时候是22岁,但她从来没交过男朋友。

“就是男人的…………那里啊!”小绮的脸上已经浮上了两陀红晕,她捂住了双眼。

“你不说清楚哪里我怎么知道是哪里?!”安素素点了点小绮的脑门,再转过头去的时候,她却惊得下巴都掉了。

因为那条蚯蚓……竟然动了。

不过动了的不单单是那条蚯蚓,还有土里的一只胳膊,一根腿,再加上半个身子,紧接着……土全部松动了,从里面竟然爬起来的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美男子。

主仆双双向后倒退了一步,哇,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