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撒旦一般的男人

“纪天,我怀孕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我只能带着这个孩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短信进来的时候,顾清歌就坐在墨纪天的身旁。

墨纪天看到这短信以后便再也忍不住了,当着她的面抱头痛哭起来,“对不起清歌,沫沫她怀孕了,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顾清歌面色惨白地坐在那里不动。

“所以呢?”

“清歌,你那么坚强,就算没有我你自己也可以,可是沫沫和你不一样,没有我她会活不下去。”

墨纪天起身,边后退边道:“清歌,沫沫真的很需要我。”

“墨纪天。”顾清歌挺直腰杆,咬唇郑重地宣布:“你记住,是我不要你,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面的话,不要说你认识我。”

“好,好!”墨纪天转身跑了出去。

顾清歌忍不住落泪,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咬住下唇:“秋姨,你跟我提的那件事,我答应。”

夜凉如水,夜色漆黑如墨。

偌大的酒店房间里只有顾清歌一个人,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背心睡衣,她心事重重地行至床边坐下来。

景城的傅家一听说她答应了这门婚事,就立刻差人给她买了明早的飞机票,她只好连夜赶到了酒店,准备明天一早起来赶飞机。

轰隆——

一道惊雷闪过,天空划过一道闪电,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中。

停电了!!

与此同时房门被一把推了开来,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外面闪入。

顾清歌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怎么回事?难道是她忘记锁门了?还是这酒店的门锁是摆设?

“别出声!”

黑暗中,一个黑色的枪口对准了顾清歌的脑袋。

顾清歌愣了三秒钟左右便立即反应过来,那抵在她脑袋上的是一把枪,一时之间,她连呼吸似乎都压低了几分。

外头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顾清歌听到有人压低声音下命令:“他受了伤,一定跑不了多远,你们一间房一间房地给我搜,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是!”

脚步声朝这边靠近,顾清歌毕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吓得冷汗沿着额际滑落,她听到身后的男子贴在她的耳边压低声音道:“一会他们来了,你知道怎么做?嗯?”

顾清歌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放心,如果你敢出卖我,我一定会拉着你垫背,不要怀疑我的实力,嗯?”

顾清歌害怕得频频点头,感觉到她全身都在颤抖,男子微微一怔,这才缓缓松开了她,得到自由以后,顾清歌便赶紧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桌子,紧张地喘着气。

男子很快给自己找了个地方藏匿起来,而顾清歌则是扶着桌子防止自己腿软摔下去,就这样站了好一会儿,门外终于有人来敲门了。顾清歌没有动,一想到外面的人拿着枪杀人不眨眼,她就害怕得想落慌而逃。

“你想死吗?”身后有冰冷的声音传来,惊得她一身冷汗。

“不,不想!”顾清歌摇头,她咬住下唇伸手拭去了额头的冷汗,然后拖着脚步去开门。

顾清歌长得娇俏可爱,可因为常年缺少营养所以身子看起来格外瘦弱,甚至脸色白得很不正常,再加上她心里害怕,此时脸色更是白得跟鬼一样。

打开门的时候,门外的两个黑衣男人被她这番模样吓了一跳,其中一个还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她。

顾清歌藏在门内的手都在颤抖,她可怜巴巴地看了两人一眼,询问道:“有,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那个站在门边的高大男人盯了她一眼便直接粗犷地问道。

听言,顾清歌眨巴了下眼睛,摇头小声地道:“没,没有,我一直,在睡觉。”

“是吗?”男人明显不相信她的话,上前一步就抓住了她瘦弱的肩膀,恶声恶气地道:“没见过?那你说话为什么结巴?脸色白得跟鬼一样,那个男人是不是就在你屋子里?”

顾清歌原本就已经很害怕了,此时被他这么一威胁,眼泪就毫无预警地沿着眼角滚落下来,一双小手抓在男人的手臂上,哽咽道:“我,我怕打雷。”

上帝作证,她说的是都是实话。

“怕打雷?”男人眯起眼睛,想要将她抓起来,往后退了一下的那个男人上前按住他,“哎,老六,别太冲动,别吓到人家小姑娘了。”

顾清歌下唇被她咬得泛白,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她开始抽泣起来,发出不大不小的哭声。

她穿着背心长裙,站在那里哭得肩膀一抖一抖,像一个不经世事的初中生一样。

“算了,看她这个样子就一个胆小鬼,如果真见过会不告诉我们吗?别在这浪费时间,要不然找不到人头会怪罪的。”

“哼!别哭了,把人招来了我可要你好看!”

顾清歌立马停止了发声,可还是一抽一抽地哭着,一边伸手抹着眼泪,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走吧!”

等两人走后,顾清歌还站在原地抽泣着,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退回房里把门给关上。

门刚关上,顾清歌就听到黑暗中传来一声冷哼:“还真是个胆小鬼,这么点小事就把你吓哭了!”

随即,她的脚步顿住,刚才哭得太自我,都忘了房间里还有这么一号危险的人物。

一想到他刚才拿枪指在自己的脑袋上,顾清歌的腿又开始发软。

“我,我……”顾清歌我了半天,目光触及到昏暗灯光中的男人面庞,月光很暗,她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吓得又再一次闭上了眼睛,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过来!”男子道。

什么?顾清歌愣住,他要她过去,过去干什么啊?不过碍于他的威严,顾清歌还是很不争气地挪着脚步过去了,可是黑暗中根本摸不清楚方向,期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到了脚,整个人朝前摔了过去。

摔下去后不知道压到了什么,顾清歌疼得不行,眼泪还没飙出来就听到身下那个男子闷哼了一声,跟着道:“该死的,你在搞什么鬼?”

顾清歌哭丧着脸:“我没睁开眼睛,我看不到路。”

男子倒吸一口凉气:“你闭着眼睛做什么?”

“我……”顾清歌真的快哭粗来了:“我怕看到你的脸,你不会放过我……”

“嗤。”男子忍不住被她逗笑了,然后顾清歌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人给捏住,之后听到那个男人命令式地对她道:“房里这么黑你能看清我?睁开眼!”

“不!”顾清歌不敢睁眼,还是紧紧地闭着双眸。

昏暗的房间里顾清歌一动不动地趴在他的身上。

“呵~”男人突然冷笑一声,“你信不信……如果你再趴在我身上,我可能会对你做些什么?”

体内的药性似乎在慢慢发作,而这个不怕死活的小女人,柔软的身子就压在他的身上。身上刚洗过澡的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让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那欲喷薄而出的欲火。

“做什么?”顾清歌一阵诧异,不解。

“你说呢?”男人声音嘶哑,炽热的大掌忽然抚上了她的纤腰,吓得顾清歌尖叫了一声,同时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可惜黑暗之中,她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感觉他身上的气息很是滚烫。

顾清歌还感觉到那只滚烫的大掌在自己的腰上移动着,吓得伸手推他,“我已经打算起来了,你,你放开我!”

“太迟了!”

一道闪电划过。

男人直接翻身将她压下。